廣告贊助

 

愛的勝利:7482個眼淚的日子,愛與平權的奮鬥之路愛的勝利:7482個眼淚的日子,愛與平權的奮鬥之路

愛的勝利:7482個眼淚的日子,愛與平權的奮鬥之路

Love Wins: The Lovers and Lawyers Who Fought the Landmark Case for Marriage Equality

作者:Debbie Cenziper(黛比‧森斯普)/ Jim Obergefell(吉姆‧歐柏格斐)

譯者:王上豪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2017/11/28

頁數:336頁

 

【內容簡介】

相戀二十載,卻無法成為彼此合法的伴侶,

死亡證明中的配偶欄將空白一片,徒留無盡遺憾。

為了捍衛所愛,他們決定向這個國家發起史無前例的挑戰──

愛,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也是每一個人的權利。

吉姆與約翰相愛超過二十年,然而在他們所居住的俄亥俄州,他們的性向被視為原罪,長期遭受歧視及邊緣化,遑論爭取任何權利。

二○一三年,美國數州開放了同性婚姻。罹患漸凍人症的約翰,生存全仰賴醫療機器,卻仍甘冒病情惡化的風險,與吉姆飛至馬里蘭州結婚,以完成最後的心願。這場歷經艱辛的婚禮,經由媒體報導,造成熱烈轉載,感動全美。

但,回到保守的俄亥俄州,吉姆與約翰的婚姻依舊不被承認;若約翰離世,他的死亡證明將註記為「未婚」。在法律層面上,這對相愛二十載的伴侶,將被迫成為毫不相干的兩名陌生人。為了捍衛彼此間的愛情,吉姆與約翰聘請民權律師艾爾,以「死亡證明」為契機,向俄亥俄州的同性婚姻禁令、乃至於美國聯邦憲法,發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本書除了約翰與吉爾的案件,也提及了其他幾對同性伴侶為了爭取平等權利提起的訴訟案件。其實他們所要爭取的,在異性伴侶眼中恐怕是再平常不過了。

  約翰與吉爾即使在其他州登記結婚,但這段關係卻無法在居住的俄亥俄州被承認,約翰過世後,死亡證明上也不會記載約翰是已婚身份,所有在婚姻中配偶死亡後,另一半可以得到的補償等等的,吉爾也得不到。

  除此之外,大衛與比爾的婚姻也不被承認,在比爾死後,禮儀師告知死亡證明有問題,若死亡證明未將大衛列為未亡配偶,那麼就無法授權火化作業。羅伯與維塔爾收養了庫柏,但俄亥俄州不會在庫柏的出生證明上列出兩位家長的姓名,僅列出一位,此舉也是因為俄亥俄州不承認同性婚姻,而出生證明可影響家長有權同意醫療照護、學校教育等等的權利,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另一對女同性戀伴侶身上,妮可透過人工授精懷孕,潘姆無微不至的照顧她,然而俄亥俄州的出生證明上只會記載妮可的名字,無論潘姆多用心照顧妮可和孩子,潘姆沒有任何的法律地位。

  對異性戀婚姻來說,幾乎不存在這些問題,因為法律不歧視異性戀,只要他們的婚姻沒有重婚或倫理問題的話,異性戀婚姻幾乎不會被否認,也因此他們不需要爭取這些權利。

  即使簡介早已說明最後法官會宣判同性伴侶享有結婚自由,看著他們爭取過程中遭受到的阻礙,忍不住有點鼻酸。這麼平常的事情,居然得花上三十二年嗎?看見書中提到的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不由得有點感慨,原來反對理由國內外都差不多!其實我一直很疑惑,為何異性戀的愛可以被世人接受,而同性的愛就必須遭受歧視呢?不都是愛嗎?為什麼同性戀必須遭受那些不公平的對待呢?為什麼同性伴侶就不能撫養孩子,難道他們就無法對孩子付出關懷嗎?但異性戀建立的家庭也不一定健全完善,許多孩子也遭受虐待,難道異性戀的家庭就一定是對的嗎?若強調必須要一父一母才能構成完整健全的家庭,才能讓孩子擁有健全身心,是否對單親家庭是種不尊重呢?

  同性戀長期以來都處於被歧視的地位,甚至被視為犯罪,長久以來社會都是這樣相信,也導致同志萬一坦承性向後可能遭受各種歧視眼光,甚至連家人也可能無法諒解。看到吉姆與約翰各自對家人坦承性向時家人們的反應,讓我覺得他們兩個人極其幸運,至少他們的家人都理解並順利接受。

  然而世界慢慢改變了,支持婚姻平權人越來越多,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支持,畢竟要支持哪個論點都是個人自由,只希望在闡述自己支持論點的同時,對不同意見也能多點包容與尊重,也期待能早日看到更和平公正的世界,不再有人因性向不同而遭受歧視。

 

 

註:感謝尖端出版給予試讀機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淘之樂多 的頭像
淘之樂多

淘之樂多.此樂不移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