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undefined(圖:維基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編劇:海宴

導演:孔笙、李雪

主演:黃曉明、劉昊然、佟麗婭、張慧雯、吳昊宸、金澤灝、喬欣

集數:50集

首播:2017-12-18

 

 

相關文章

【筆記】海宴《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小說心得

【書】海宴《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浙江文藝出版社 / 2018

 

 

全集心得(2018-04-17)

 

盡量不在開頭劇透。

 

 

故事發生在第一部的幾十年後,這個應該大家都知道,至於有沒有第一部的人物呢?除了主要的庭生,藺晨也三不五時會出來一下,其他的人大約藏在回憶畫面或台詞之中了。風起長林不會不好看,但很難不去跟琅琊榜比,兩者稍有不同,第一部看宗主復仇、翻案很爽,第二部主要都是朝堂上的事情,主軸不一樣,感覺就不一樣。我一直想不到好的形容,那天阿眉說是射雕三部曲的關係嘛?我覺得這個類比還蠻合適的,就有點像是神雕與倚天的關係,倚天其實就沒有那麼多神雕的人物,但時間線是接在後面。沒看神雕或射雕,也可以看倚天,沒看射雕也可以看後面兩部。既是獨立的故事,也可以是連貫的故事。不過說起來總有點不好意思,明知道是獨立故事,但總忍不住猜測人物跟第一部是否有關。像是看到姓沈的官員,就會想說是不是沈追的後人呢?其實好像不該這樣猜測關聯,畢竟這又不是重點。

 

我個人覺得也好看,但如果是太過想看到第一部的人物出現,可能會有點失望。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第三部,如果有,希望可以看到江湖人士的故事。

 

 

以下分集碎念兼劇透

第1集-10集(2018-04-04)

第11集-19集(2018-04-05)

第20集~23集(2018-04-06)

第24集~30集(2018-04-08)

第31集~32集(2018-04-08)

第33集~34集(2018-04-10)

第35集~37集(2018-04-10)

第38集~42集(2018-04-13)

第43集~46集(2018-04-15)

第47~50集〔完〕(2018-04-17)

 

 


 

(2018-04-04)

第1集 斷絕補給 平章重傷

第2集 暗訪調查 沉船事故

第3集 府衙查案 另有高人

第4集 有驚無險 押送回京

第5集 辨別內鬼 大嫂相助

第6集 人犯逃脫 上師上位

第7集 追查人犯 再曝隱情

第8集 強行搜查 無功而返

第9集 祭拜英靈 得知真相

第10集 高手進京 兇案頻發

 

 

  每集的標題是在網路上看來的,做個參考吧。

  

 

  想起當年(這樣講好像很久了一樣)看琅琊榜的時候,即使隔天要上班,晚上也是欲罷不能。想要趁著這個連假咻的把風起長林給看完(不是有其他事情要做嗎?!)

 

 

  時間是在琅琊榜的數十年後,大家都老啦(遠望)

 

 

  開始看之後終於可以去看陸劇板心得,不過因為小說看完了,對劇情那些很緊張的地方就沒有那麼緊張了。看到一篇訪談是孔笙導演還是李雪導演吧,曾跟海宴提過關於庭生會不會黑化這件事,海宴秒否決這個可能性。其實也好嘛,雖然身世坎坷,但跟在梅長蘇身邊,後來又跟在景琰身邊,如果走歪掉不是讓人很傷心嗎?

 

 

  其實因為大概知道劇情會發生什麼,又因為是講中文的,忘了看到哪一集的時候,還分心一直聊line……,劇情雖然沒錯過,但大概錯過演員的表情變化吧。

 

 

  前面十集的重點大概就是:

 

1.

三個月前平章曾到琅琊閣問了一個問題,後來匆匆離開。之後就發生大同府沉船案,朝中大臣宋浮暗示大同府那邊動手腳,原只想延緩補給半個月,豈知後面會變成這樣。戰況吃緊,平章受了箭傷,平旌在琅琊閣想想不對,便趕至甘州。濟風堂的黎老堂主讓自己的弟子醫女林奚幫平章處理傷勢。

 

庭生與黎老堂主想起當年之事,當年庭生與路原、林深一同被帶出掖幽庭,但現在活著的只剩下庭生。林深當年死前,庭生答應會好好照顧林深的妻女,還答應要讓自己的兒子(平旌)娶他女兒。但後來林深的妻女便不知所蹤。

 

2.

押解犯人(大同府那個誰)回京時,府裡的元叔與齊州善柳營的紀琛來支援,以防範段桐舟來殺人滅口。結果紀琛居然是內賊(?),情勢緊張時,世子妃蒙淺雪趕到幫了忙。蒙摯教出來的果然是不同檔次XD

 

紀琛是想趁長林軍補給不夠打了敗仗,趁此可以立下戰功。宋浮他們是想要挫挫長林府的銳氣,唉。紀琛與宋浮的供詞有出入,顯然問題出在中間聯繫的那個師爺,也就是段桐舟身上。後來段桐舟逃獄了,一直到第十集都還沒逮到人。

 

3.

處理大同府沉船案時,萊陽侯蕭元啟也幫忙藏了濟風堂的大夫。前面只說當年的萊陽王是景琰的二皇子,早早過世,但沒有說明是什麼原因(也可能是我看漏),因為這個原因,元啟也只是個閒散宗室,不太被注意。小說前面也只簡單的提到萊陽王暴病而亡,柳皇后很傷心,於是眾人就不多提萊陽王,久了萊陽府也漸漸不被重視了。看到第十集,荀皇后憶及當年舊事時有暗示萊陽王死因不單純。萊陽太夫人對此事心懷怨恨。

 

4.

古裝劇真的有很多打胎(避孕)神器(誤)

甄嬛傳的紅花與麝香,這齣戲是東海朱膠!好威喔!原來世子妃七年來都沒懷孕就是因為這鬼東西的關係。林奚跟著回到金陵,過府替平章診治時注意到了蒙淺雪的狀況,找了個理由借了她的妝盒來研究,發現裡頭夾層有東海朱膠。

 

究竟是誰想害蒙淺雪不孕呢?

 

平章與淺雪知道此事後甚是難過,幸而淺雪還可以調理,有調理有機會。林奚與平旌推敲主謀之人可能是宗室婦人,但不知該如何查起。平章進宮見了皇后,提及當年賜下的妝盒被動了手腳,荀皇后大怒允會徹查此事。老實說看到這邊我還真的懷疑過是不是皇后動手腳的,但在自己賜的東西動這麼明顯的手腳又太蠢。

 

5.

琅琊榜高手一個接一個出現,先是來一個段桐舟(看到他的臉我就想到夏春,但應該不是同一人吧。),東海使團裡頭又出現一個墨淄侯。原來墨淄侯是淑妃的哥哥,這次藉口要祭奠淑妃,誰知道他想幹什麼。平章自然也知道事情不大對,便請皇帝把此事都交給荀飛盞與平旌處理。同樣是禁軍大統領,荀飛盞比蒙摯腦袋好多了,蒙摯就一個腸子通到底沒什麼心機也沒什麼盤算XDD 

 

墨淄侯果然是來查淑妃難產死亡真相,當年的關係人一個個死亡,最後關鍵八成是萊陽太夫人。也不用八成,我已經看完小說,所以就是萊陽太夫人。

 

這邊稍稍覺得皇后有點可憐,所有的人又再次懷疑她跟淑妃的死有關,她也很老實承認當然有過什麼心思,但沒動過手腳。那種沒有做過卻被懷疑又百口莫辯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哎唷你還知道,庭生他們就是那麼百口莫辯啊。

 

6.

荀飛盞懷疑荀白水跟大同府沈船案有關,因此在書房內吵了起來,而且飛盞發現段桐舟留下的手印。

 

7.

段桐舟跟白神教的濮陽纓有關係,但前面還看不出他們到底想做什麼。荀飛盞追到白神教那邊讓濮陽纓捏了把冷汗。

 

8.

跟在林奚身邊的雲姐自己要求想一同到金陵,一定有鬼!而且這個人是蒞陽長公主(錯棚),總不會找蒞陽來演路人吧XDDD 當初看書時我一開始真的沒懷疑過雲姐,畢竟電視劇可以由演員來猜測角色的重要與否,但書裡又看不到臉。

 

目前心得:

 

1.

  先看了書,所以對劇情發展已經沒有緊張感。但看到長林府一直被打壓還是一樣悶,觀眾就是上帝視角,哪個角色在想什麼都可以了解八成,長林府承襲赤焰風骨,根本不會有二心,皇帝與庭生是鐵一般的交情,皇帝絕對相信庭生,但朝臣不信。無奈死了!

 

2.

  一開始看到平旌覺得這演員好路人,要不是我已經看完書,我都要以為主角是平章,黃曉明在前面看起來就比較像主角。不過還好平旌還蠻耐看的,看了幾集就不會覺得他路人,反正也習慣了。

 

3.

  為什麼濮陽纓看起來可以這麼妖裡妖氣XDDD 一看就是有鬼嘛。

 

#top


 

(2018-04-05)

 

第11集 聯手上師 夜闖王府

第12集 太夫人卒 身世曝光

第13集 離家出走 使團入京

第14集 盟約條件 蓄意挑撥

第15集 陰謀圈套 跳崖而亡

第16集 惡意揣測 紋身存疑

第17集 比武切磋 意外誤傷

第18集 復盤比武 力證真相

第19集 培養病源 散播瘟疫

 

 

  哎唷都這個時間了,本來想說直接看到第20集算了,不過明天要早起就算了。

 

  大概劇情

 

1.

萊陽太夫人的遺書掀了當年的真相,原來皇后也算間接動了手,難怪她嚇得要死。如果她不講那些挑撥的話,萊陽太夫人真的會起殺心嗎?看皇后嚇成那樣,不知道為何突然覺得挺喜感的,那段其他人的表情尤其好笑,皇帝一副「只是要妳認認字跡,有必要嚇成這德性嗎的」感覺,平旌他們更是傻掉XDDDD

 

反正皇后也不算很無辜。

 

萊陽太夫人讓我覺得是另一個庸婦,庸婦榜首還是給皇后。當年萊陽王犯事是事實,但若是讓萊陽侯母子遠離金陵會比較好嗎?倒也是不一定。只是看元啟步向黑化之路還是有點難過,也不是說很喜歡他,只是覺得很可惜。

 

濮陽纓表示:要先有用處,才能有機會。

 

元啟向墨淄侯討教武功,過著他被幽禁府內(也不算啦)的日子。

 

是說平旌去找元啟時說的那些話,雖然合理但在那個時間點說真的是怎麼想都奇怪。

 

平章曾告訴元啟,父母所為之事要不影響到孩子是不可能的,但希望元啟不要走偏,強調自己很有資格說這番話,但沒有明講為何自己有資格。是說這時大家也還不知道平章是誰的孩子。元啟大概也沒聽進去吧?

 

2.

平章對平旌說起自己的身世,只有簡單說自己是被收養的,但沒有說本來是誰家的孩子。平旌很內疚,覺得是因為自己才害蒙淺雪被陷害,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周管家就不會起壞心,不告訴平章夫婦東海朱膠的事情。

 

哎呀,有些事情就算自己沒那個想法,但旁人怎麼想的又豈是自己能控制的?

 

3.

走了一個東海使團,又來一個北燕使團。

 

趁此平章擬了一個關於馬市的方案,想列在此次和談的內容中。

 

濮陽纓又在暗中挑起馬場對於此改革的不滿,馬場的人派人去阻撓北燕使團。北燕使團中有琅琊榜第五高手—瀚海劍拓跋宇,所以相關事情也轉知長林王府,而皇帝也派平章接待使團。平旌讓巡防營的人幫忙注意馬場的人的動向,後來趕去阻止北燕使團遭劫,結果自己反而中了段桐舟的陷阱,受了傷。

 

濮陽纓告訴元啟這些打算,讓元啟去跟平章通風報信。平章與飛盞、元啟趕往郊外,連同拓跋宇逼退了段桐舟,最後段桐舟墜崖。

 

平旌與飛盞在段桐舟身上發現奇怪的印記。

哎呀,段桐舟就這麼死啦。

 

4.

北燕使團中要來和親的重華郡主,就想說她幹麻整天看著平旌,原來別有所圖。

 

在宴會上,飛盞與拓跋宇比試過了癮,重華就提出她也想要比試,豈知是在利用平旌。平旌的劍在重華的攻勢下斷了,而斷掉的那截劍飛往北燕五皇子的方向,插在五皇子的心口上,這人就這樣掛了。皇帝沒辦法只能先收押平旌,平旌後來才打開藺晨送來的錦囊,錦囊中寫著北燕使團不是同心,有人懷有二心。

 

內閣覺得很阿雜,然而庭生堅持此事是意外,而且萬不可退讓。皇帝無條件相信庭生,說實在的,很少看到皇帝這麼相信大臣,通常會被這麼相信的,都是奸臣的角色,可惜這齣戲一堆豬隊友見不得人家太得君心。

 

平章到牢中看了平旌,後來帶著平旌去找拓跋宇,重現了大殿上比試,順道告知重華郡主應有其他念頭一事,國書上也會提這點。

 

然後大概就這樣結束了吧?後來庭生跟平章出門到北境重新規劃邊防什麼的,庭生跟皇帝討價還價說想出門,皇帝不悅地說不想讓庭生再去北境,都有年紀的人了。唉,不是親兄弟,但感情就跟親兄弟一樣好,而且是全心全意信任對方,只可惜這樣的信任並沒有帶來真正的安泰。

 

5.

北燕使團覺得就是個小小的事件,主要就是想要設計長林王府吧。

 

19集的標題我覺得才是大事件,看前面都不太了解濮陽纓到底在想什麼,原來是想要佈瘟疫,還打著要為太子消災的名義。說要死那麼多人才能擋煞什麼的,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要死這麼多人才能成就某件事的設定讓我想到了天之痕的什麼萬靈血陣,突然好懷念喔,好想玩喔!反正這種話觀眾看起來都覺得很蠢,死這麼多人只為成就一人的平安康泰,怎麼想都覺得微妙啊,他就不擔心會被怨念反噬嗎?畢竟旁觀者清,反正皇后居然相信了,還利用皇帝要出門不在家時要做這件事。嘖嘖。

 

6.

有人故意在東宮縱火,飛盞即時救出了太子。平旌看到宮中警示,就利用御賜的金牌入了宮,飛盞發現就告訴平旌,這種東西是榮譽,不是真的可以拿來用的東西。大概就跟免死金牌那一類的東西一樣,就算你拿了也不是真能夠免死,反而更招搖。

 

7.

庭生跟平章來到了袁州,庭生終於提到了平章的身世。

 

而且這段回憶有宗主!!!!!!!!

 

原來平章是路原的孩子!只看前面庭生在感慨當年掖幽庭三人只剩自己時,還以為路原與林深是戰死,畢竟帶兵打仗死傷難免,誰知道自己哪天死。結果路原是犯了罪才死啊,而且居然與萊陽王有關。我之前就一直猜萊陽王到底是什麼案子,原來是這種貪污的罪。路原最後醒悟,救下了即將被萊陽王滅口的人證,並寫了信告訴庭生來龍去脈。後來由當年的太子現在的皇帝查此案,先帝也就是景琰賜死了萊陽王。

 

庭生在路原的墳前說起當年的事情,回憶有宗主!不可錯過!從這邊看起來,感覺庭生應該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當年看書的時候一直覺得庭生隱約知道什麼,所以一直很怕他心裡隱約知道身世會導致黑化,但也許大家就一直讓他存在他是個罪臣之後的想法吧?他說當年先生告訴他無論擁有多高的權位,萬萬不可走偏八拉巴拉。這段話蠻有意義的,有空再回去翻翻書看看是怎麼寫的。好鏗鏘有力的一番話,我猜當年宗主會不會有一絲絲想法是希望庭生即使哪天知道自己是祁王後人,也不要為了那一些不甘而走偏。畢竟當年祁王若沒被陷害,八成是他繼位。但有時這一點點不甘實在太要命了。庭生說他一直記得這番教導,也不會怨恨先帝對他很嚴格。不過我猜景琰嚴格歸嚴格,心裡一定還是稍稍偏愛庭生,畢竟是最敬愛的祁王的兒子。庭生說他做到了這一切,但卻沒有發現路原走歪了,導致了最後的結果。

 

這段超好看!

 

與此同時,濮陽纓也跟元啟說起當年舊事,這邊就是憑著三寸不爛之舌想煽動元啟對長林王府的感情。講什麼如果不是路原幫忙然後又在最後心軟,萊陽王堂堂的先帝嫡子,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呢?

 

講得像是我的孩子很乖都是別人帶壞他的一樣。萊陽王當年如果不是有什麼想法,他才不會牽扯其中呢。可惜有上帝視角的是觀眾而不是元啟,我真的一直很希望元啟不要走偏。

 

8.

庭生出門前接到了訃聞(?),南境的穆王爺過世了,感嘆這世上見過那個人的又少了一位。啊,穆青好長壽啊。我明白這種感嘆。

 

 

雜感

 

1.

荀白水對夫人說跟濮陽纓合作以來心底隱約不安,因為濮陽纓就是個瘋子。元啟也說過濮陽纓是個瘋子,就算要被當成棋子,也希望落子之人能更可靠。你們兩個都知道他瘋瘋癲癲,結果還是跟他合作了,難道你們就不瘋癲嗎?還是被怨恨忌妒模糊了雙眼啊,鬼遮眼啊。

 

2.

庭生提起平章身世那段真的很好看!而且回憶有宗主(大概十秒哈哈哈)。

 

3.

濮陽纓名言:「胖子是一口一口吃出來的。」

有必要這麼喜感嗎XDDDD

#top


 

(2018-04-06)

第20集 疫情爆發 掌控大局

第21集 林奚病倒 舊時婚約

第22集 夜秦遺孤 奇特紋綉

第23集 東宮遇險 平旌毒發

 

劇情

 

1.

濮陽纓派人在京西赤霞鎮散播瘟疫,荀皇后派人施壓封鎖消息(真的是庸婦)。後來林奚接到消息便趕到赤霞鎮,平旌跑去赤霞鎮找林奚才知道原來赤霞鎮有疫情,而且疫情被京兆尹擋下來。回城時恰巧碰到剛回城的平章,兩兄弟便一起抓著李固去問荀白水此事。荀白水一頭霧水,但後來大概有想到便跑去正陽宮找皇后,真是個笨妹妹啊……,我猜荀白水想要仰天長嘆吧,怎麼會有這麼蠢的妹妹。縱使皇后說這是濮陽纓要幫太子避災厄,但是太子仍舊病倒了。荀白水終於知道這瘋子不可信,派人去抄了乾天院,然而妖僧(誤)早就跑了。

 

後來撤了對赤霞鎮的封鎖,人自然往外逃,而疫情當然也傳到了金陵。荀白水做出金陵封城的決定,幸好只有太子在金陵,皇帝正好在衛山,所以死也不會死皇帝(嗯?)。看到這就很感慨,固然封城是個艱難的決定,也沒有要說他錯,大概把疫情封在城中已經是當時想到的最好辦法。我是感慨平時荀白水對長林王府眼紅,但這種時候還是跑來找平章商量,平章表示願意遵從內閣決斷,荀白水鄭重的對平章行了禮後離去。平時對人家那麼眼紅,但其實人家根本沒那種心思,這種時候還不是全心全意顧念朝廷。然而事情過了,又要回頭來打壓人家了。怎麼能不感慨。

 

處理病患的過程中,林奚不意外的病倒。平旌緊張的照料,其實看他們互動蠻有趣的,可以淡化針對長林王府的那些小動作的煩悶。

 

2.

之前在段桐舟身上看到的奇怪紋繡終於有解,原來是當初夜秦國的夜凌宮學的標記,入選的孩子們會得到墨楨花的標記,經過考校成為夜凌子的人會再得到另外一朵標記。有雙花標記的才是夜凌子。而濮陽纓根本不是,他當年在考校時被刷掉,當初的掌尊說他資質雖好但心不正,於是留下了濮陽纓的弟弟但刷掉了濮陽纓。掌尊將金令傳給了濮陽纓的弟弟,但整個夜秦已經亡國,夜凌子已經沒有可以效忠的家國,原本掌尊的意思是無須對此事執著,本來濮陽弟弟也是這個意思,結果濮陽纓殺了自己的弟弟拿走了金令,把夜凌子找了回來,設計了對大梁復仇的這計畫。

 

3.

因為當年負責封鎖邊境的有長林軍,所以濮陽纓也想對長林王府復仇。他讓雲姐(就是林奚身旁那個林姐,我就知道找蒞陽長公主來絕對不是龍套)拿了沾上霜骨之毒的刀劃傷了平旌。但剛開始大家都不知道劍上有毒,只以為是個小傷口。

 

除了雲姐之外,東宮也有另一名掌事娘子是夜凌子。當初夜秦的疫情極少數是孩童,但東宮最先發病的是太子,這件事就蠻詭異,後來平旌又推敲出身上的紋繡是夜凌子的標記,才想起東宮有這麼一個人身上也有標記,難怪他覺得眼熟。不得不說那名掌事娘子身手滿好的,要是沒那個太監攔住,太子真的就死翹翹了,幸好飛盞狂奔而至,一劍殺了那娘子。

 

雲姐要被帶走之前說出了玄螭蛇膽的事,眾人一頭霧水,林奚想想不大對便檢查了夜凌,那把刀上居然有毒!霜骨之毒!而且已經過三天了。

 

平旌毒發暈倒,林奚跟黎老堂主(仔細看就發現他是夏江,這麼和善我真是不習慣)趕到王府,林奚哭哭。

 

4.

濮陽纓手上有兩隻玄螭,可以解毒的玄螭蛇膽,就掌握在濮陽纓手上!科科。一直問小徒兒是否願為他死之類的,有鬼啊!快逃啊孩子。

 

5.

元啟下定決心要走一條不同的路,不願庸碌此生。可是你這樣又是何必呢?元啟也知道段桐舟身上那是夜凌子標記,然後懷疑起了泰叔。元啟故意把玉玦丟到湖中,泰叔馬上下水幫忙找,元啟確認了泰叔的身上也有那標記,便下手殺了泰叔。還說原來這二十多年來,身邊一個可以相信的人都沒有。小說後續也沒有交代究竟阿泰是不是濮陽纓的人,但我相信不是,也是有些人不介意當年滅國一事的吧?而且阿泰在萊陽侯府這麼多年,相處久了也有感情,我比較傾向阿泰只是恰巧是夜凌子,但與濮陽纓半點關聯也無。元啟這一下手,就幾乎沒有人可以把元啟拉回正道了。

 

雜感

 

1.

元啟……,終究是要黑了。

 

2.

都到了瘟疫,平章哥哥的便當倒數中。哀傷啊,身為已經看完小說的觀眾,知道那些該來的總會來,忍不住哀傷啊。

#top


 

(2018-04-08)

 

第24集 解毒之法 以命抵命

第25集 當面對峙 平章中毒

第26集 換血解毒 出征救父

第27集 戰死沙場 大嫂有孕

第28集 梁帝病重 當眾託孤

第29集 新帝繼位 執掌長林

第30集 拜別父王 獲贈錦囊

 

 

  其實我昨天就看到27集了,但因為心情太差只能留到今天一起。

 

劇情

 

1.

平旌毒發昏迷中,平章到天牢中提審雲姐,問出玄螭蛇膽的事情,至於濮陽纓的下落,雲姐叫他去問元啟。平章找上元啟,元啟把以前跟蹤過濮陽纓手下的事情說出,但每次跟到城西就跟丟,確切位置他實在不知道。除了元啟,平章還找上飛盞幫忙,飛盞說這次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忙。之前平章曾想到牢中的李固,曾請飛盞多留意李固,豈料飛盞後腳剛走,李固就被自殺了。隱瞞赤霞鎮災情一事,就更是個天大的謎團了。

 

平章根據元啟說的話鎖定了封鎖的目標,但範圍太大,於是平章決定用先帝御賜金令調動翠豐羽林,飛盞隨後便上了密摺給皇帝告知此事。

 

2.

濮陽纓整天問小徒兒願否鞠躬盡瘁當然不是問好玩的,他的目的便是要徒兒代服玄螭蛇膽再與自己換血,小徒兒會氣血衰竭而亡,但濮陽纓可以重獲新生。

 

這種解毒法很陰險,讓人想起第一部可以解火寒毒的冰續草,但正派人士都太有良心不可能做出這麼陰損利己的事情。黎老堂主當然也不肯,於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平章關於用玄螭蛇膽解毒的細節,但平章還是聽到黎老堂主跟林奚的對話,問出了細節,這才決定要封山找濮陽纓。

 

濮陽纓想起當年在夜秦的往事,原來當年他老媽也找了濟風堂大夫來看濮陽纓,大夫也留下了藥,但在最後娘親卻決定把藥留給是夜凌子的弟弟。濮陽纓認為就算是血親,有時也跟陌路人一樣,不是血親就一定會有深厚的感情。比起平旌,其實他真正的目標可能是傷害平章。

 

林奚跟黎老堂主還有杜仲研究許久,終於想到不度血的解毒法,只要有玄螭蛇膽,之後再多加調養,就能在不傷人的前提下治好平旌。

 

可惜濮陽纓設了圈套,逼得平章一定會用自己的性命換平旌。濮陽應在放蛇膽的那個拖盤上設好了圈套,只要平章一拿走蛇膽,利刃便會刺傷平章的手,而刀上都有霜骨。而可以解毒的蛇膽只有一顆,平章只能選擇就自己或平旌。

 

濮陽纓逃脫不及被逮住了,飛盞有事先行離去,元啟自告奮勇幫忙但又偷偷劃開了濮陽纓的繩子。只是濮陽纓最終也沒能逃掉,元啟一劍殺了濮陽纓。畢竟濮陽纓知道元啟太多事情,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保守祕密。濮陽纓做為前期大反派,真的是夠壞夠聰明的了,把皇后玩弄於股掌之上,但沒想到居然是這麼簡單的死掉。不過我看他也不會覺得悔恨吧,畢竟他已經成功煽動元啟,元啟黑化已是必然之勢。

 

3.

回到府內,平章告知已取回蛇膽,但林奚發現連平章都中毒了。經過一番推敲,黎老堂主告知如何以一份蛇膽解救兩人的辦法,當然還是需要多加調養。原本以為事有轉機,豈料在此時傳來北境消息,拓跋宇來到王府告知北燕與大渝達成密約,大渝幫忙擊退北燕叛軍,但條件是北燕開放陰山山口。北燕開放陰山山口,便會危及北境的的長林軍。平章急著去救庭生,所以原先提出的解毒之法已不可行,平章的便當幾乎是領定了。

 

小雪求平章不要做這個決定,平章雖然口頭先應允,但小雪後來又說豈能不知道平章是什麼樣的人。這段世子夫婦的戲超級哀傷,我都要哭了。

 

後來平章便拜託林奚幫忙解毒,看到平章牽起平旌的手我都要哭了(是要哭幾遍)。之後平章便準備前往北境,平章看起來氣色超級差。小雪等在宮外,說這次想陪平章一起前往北境搭救庭生。QQ

 

平旌的身體慢慢恢復,在府中跟飛盞談起當年的「三月彎刀」,說當年大渝、北燕、東海合力進犯大梁,戰場連成一氣因此被稱為三月彎刀,一度危及帝京,後來派出使團才解除了當年的危險情勢。我看書的時候原本是想到景琰當太子時,小殊最後一次出征的狀況,但看回憶應該是蕭選即位之前的狀況,而且平旌說三月彎刀是近百年前的戰例了,回憶片段還出現隻身出使的言侯!!!不過平旌跟平章都認為三月彎刀很難再現,畢竟先決條件是各國都有優秀的將領,還要有良好的默契,但匆促結盟牽扯到許多利益,這種形勢沒那麼簡單形成。

 

 

4.

到27集的時候,平章就戰死了QQ

 

看著他往庭生的方向騎去,武器從手中滑落再墜馬,真是哭死了。這整段我是覺得還蠻心酸的,而且噩耗傳回京中,皇帝心痛的感覺演得有夠好(意圖使人再哭)。不過這時候突然來了一段小雪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讓人又從傷心的情緒中回神。

 

元啟假裝無辜的來到平旌跟前,貌似無意的提及在平旌解毒期間發生很多事情,故意要讓平旌去問林奚平章真正的死因。林奚後來告訴平旌關於解毒的事情,平旌超級不能接受,覺得就算要死也不應該是大哥死,所以遷怒的怪了林奚。雖然這種情緒很正常,但在平旌遷怒兩個人都哭哭的這場,不知道為何我整個情緒都醒了。大概是庭生跟皇帝的哀痛演太好,相較之下年輕演員還是有差吧?

 

5.

庭生決定讓小雪去琅琊閣待產,林奚跟著一起去。等小雪順利生下孩子後,林奚便決定去雲遊四方了。

 

6.

皇后真的很沒見識,荀白水見太子穿著太亮的常服,還提醒皇帝可能不開心,所以建議要太子改換素點的常服。皇后就在那邊murmur難道要太子為長林府守喪,我說這婦人怎麼這麼沒眼色呢?而且口無遮攔,不爽就一定要說出來,也不怕會被人傳到皇帝那邊去。景琰當初是怎麼挑媳婦的啊?萊陽太夫人沒見識,皇后也這麼沒見識。

 

7.

覺得從平章死後,庭生一夕老了20歲,而皇帝的病情也更重了。28集皇帝就過世了,過世那場戲雖然很哀傷,但我覺得最哀傷的還是在放回憶畫面時,皇帝跟庭生的感情真的好好啊!

 

在皇帝過世前還找了寧王(想不到寧王可以活這麼久)來商議庭生的事情,寧王剛開始還說庭生絕對不會有二心啊!對啊,我也知道庭生不會有二心,但朝臣們就是懷疑他嘛。寧王後來馬上了解皇帝在擔心什麼,皇帝留了遺旨讓庭生輔政,就是不想戎馬一生的哥哥最後下場太慘。

 

但可惜皇后還是看庭生很美送,荀白水當然也有自己的小動作。荀白水是沒有那麼笨,可以熬到內閣首輔當然不是笨蛋,只是常有些時刻就讓我覺得這傢伙真的很小心眼,但跟妹妹比起來,荀白水還算是有腦的正常人。

 

8.

從皇帝死後覺得劇情依舊很悶,庭生都幾歲了,但升格太后的荀氏整天想東想西,小皇帝請教庭生意見,就在那邊碎念一堆。慫恿小皇帝改建羽林也是很煩,還在那邊挑唆庭生這樣就是不把小皇帝放在眼中什麼的。庭生感覺為了這一切雜事,壽命瞬間短少十年啊。

 

飛盞冷眼旁觀怕也是覺得這姑母實在沒腦到了極點吧。

 

9.

北境大概將要發生大事,平旌接到大渝覃凌碩的書信,想要求換俘。平旌打開藺晨給他的錦囊,錦囊中提到秋天將有天狗蝕日,平旌會怎麼運用呢?

 

10.

平章的孩子出生便養在琅琊閣,看藺九顧孩子,藺晨伸手想抱,藺九不給抱的樣子很有趣。

 

雜感

1.

看了網路討論特別再回頭看19集,原來庭生有見到梅長蘇臨終時嗎?!!!!該不會庭生那時也跟著上戰場吧?

 

2.

昨天跟阿眉聊天,聊到黃曉明的角色會領便當,阿眉驚訝,他以為黃曉明的角色是主角。我本來也這樣以為的。說實在的,我覺得他這次演得真好,但說這話又不是很公平,算一算我上次認真看黃曉明的戲搞不好是大漢天子,我真心覺得漢武帝很帥。新上海灘就有聽歌但沒認真看,神雕俠侶的楊過是很帥,但不知為何就是看不下去。阿眉:兩個主角都很好看,但擺在一起不知道為何就是看不下去。

 

3.

阿眉雖然還沒看風起長林,但給了一個很好的譬喻。風起長林跟琅琊榜,大概就像射雕三部曲的關係吧,可以獨立看,也可以一起看。說真的,作為續集來說,沒有砸鍋砸招牌,我都覺得可以了。

#top


 

(2018-04-08)

 

第31集 潛入敵營 打探消息

第32集 信使元啟 暗結同盟

 

 

  啊啊,好不想要收假啊!應該再過個幾天就可以看完了吧?!

 

劇情

 

1.

平旌覺得大渝的動靜有鬼,因此決定潛入大渝打探。在大渝與林奚重逢,平章的事情出於無奈大家都知道,但心裡豈是那麼容易過得去的?這邊跟小說不太一樣,小說中平旌有遇到自己的朋友,所以打探一事順利很多,也不是說劇中就不順利,我覺得劇中也蠻順利的,但最後一刻被發現也是很合理的,只是小說中好像沒有這一段吧(不是看過了嗎?),胡松大概是死定了吧?

 

這邊也讓人諸多感慨,阮英與覃凌碩立場不同,雖然阮英已沒有大渝皇屬軍的帥印,但以他對長林軍的了解,還是對覃凌碩提出建言。不過覃凌碩半句都聽不進去,在勸說他時,我突然覺得搞不好最了解長林軍與庭生的,可能就是對峙十年的阮英吧。朝中文臣不懂打仗,整天在疑心庭生的心思,雖然有時候過於直覺的發言,先帝又太過信任,是可以理解大家心中不滿,但能把長林軍優點說得這麼清楚的,除了長林自家人外,竟然是阮英。

 

或者有時候最了解自己的,不是隊友,反而是交手多次的敵手。

 

2.

平旌決定利用日食的機會發動一次戰爭,若能打下皇屬軍,便能換得北境多年的太平。無奈大梁仍在國喪,貿然興兵一定會被說話,平旌寫了信回金陵給庭生,元啟自願當信使送信。趁著回京時,元啟見了荀白水,說起平旌的安排,並藉口是因為不滿平旌在先帝駕崩未滿一年便想著要立軍功,不把先帝放在眼裡。反正先帝都死了,隨便他編派就是。不過偏偏這種鳥藉口就是會有人相信,荀白水當然也告訴太后那庸婦,太后果然氣到口不擇言(她常常口不擇言),說平旌根本不把先帝及皇帝放在眼中。再來八成就是要下命令讓平旌不准興兵啦,我知道。

 

3.

國孝未除不宜興兵,元啟能想到拿來當藉口,庭生當然也想的到。但庭生認為先帝仁厚,此舉能喚起北境十年太平,可以少死多少北境士兵,先帝必定不會拘泥於禮法,可惜先帝不在啦庭生!可惡,再來就要倒數庭生的便當了,哭哭。

 

4.

31集庭生拿起軟甲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回憶畫面有飛流、宗主跟景琰啊!

就是當初飛流想送軟甲給庭生,景琰說太貴重要退給宗主,宗主推說那是飛流想送的那段。好和樂的當年。平章走之後,先帝也走了,庭生看起來比剛開始的時候老了十歲,明明才過了幾年而已。

 

庭生問起元叔知不知道冊封王位時為何用了長林之號,元叔說以為是從長林軍。庭生說長林之重,不在權位、富貴,而是重在保境安民。庭生這輩子,肯定是無愧長林之號,也無愧景琰、宗主的教導。

 

5.

元啟性情已經改變,已不是初出場幫忙藏著濟風堂大夫的閒散宗室了。

 

元啟常拿事情去請教庭生,庭生也不吝教導。我有時會想如果元啟此時還能夠轉正就好,可惜他身邊已經沒有人能夠把他拉回來。庭生看著元啟,告訴他父母所作之事肯定對他有所影響,但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才能夠把握。元啟似乎有點動搖的問了,一個人若性情變了,本心是否也會改變?庭生正色回覆若本性為善,那麼即使烈獄歸來,初心也會永生不死(之類的啦)。反正差不多是要跟他說,本性善良的話,把握住機會,仍有機會走在正途。

 

這番話平章也說過,可惜啊可惜。如果元啟從小就跟長林王府走得近,也許今天就不會變成這樣吧?不過也很難說,接受同樣的教導,也是有可能走偏的,想想萊陽王與先帝。

 

雜感

荀氏的見識不怎樣,腦袋也很一般般,大概就是在甄嬛裡頭第一集馬上會被杖斃的人物吧,怎麼可以這麼煩啊?

#top


 

(2018-04-10)

 

第33集 偷拆書信 騙取聖旨

第34集 天賜良機 抗旨出兵

 

  即使已經升格,太后依舊煩到無以復加。

 

劇情

1.

庭生在朝中根本一夕老十歲(哭)

 

太后假託夢到先帝為由慫恿小皇帝重建羽林軍,庭生在殿上也不是要吵架,但太后就這樣衝進來了。老實說這段應該是在前兩集,只是我忘了。反正太后衝到殿上大吵大鬧,平旌一個按捺不住便想上前理論,長林府在朝中局勢真是艱難,後來平旌就回北境了,這件事情當然也就這樣辦下去了。庭生私下說過反對的理由是因為重建軍戶茲事體大,也不是要反對小皇帝什麼的,但反正在太后眼中就是長林王不把小皇帝放在眼中,一直一直在小皇帝跟前說在長林王眼中,小皇帝就是個孩子。在你眼中,你不也只是把皇帝當成不懂事的孩子嗎?太后。

 

2.

除此事之外,元啟回京送信,順便跟荀白水結盟,還拿出了當初濮陽纓佈災疫關於當年皇后現在太后的把柄,真的是豬隊友荀氏。荀白水當然就跟元啟合作了,後來元啟還把庭生要回給平旌的信給了荀白水,荀白水他們當然只想著這是平旌與庭生想著戰功不把先帝放在眼裡,於是與皇后商量要傳旨到四境,要將領不可擅自動兵。如果這件事讓庭生知道,庭生一定會阻止,便想了辦法要小皇帝自己處理這道聖旨。

 

後來因為飛盞發覺不對才告訴了庭生此事,但聖旨已出不可能追回。

 

荀白水決定親自到北境,元啟暗中報信,在平旌要出兵的前一刻,荀白水趕到了。唉。

 

3.

庭生的身體越來越糟,連寫個信也說到這腕力懸浮,平旌一定會察覺有什麼異狀,說為了平旌還要撐著點。

 

4.

再來就是平旌一定會打勝仗,重挫大渝皇屬軍,但抗旨的事情也是個事實。庭生大去之日不遠矣(哭)

 

我當初看書時,一直很擔心荀飛盞會因為荀氏之故最終也衝康長林王府,我錯了!飛盞就是個鐵錚錚的漢子!(?)

 

雜感

觀眾是上帝視角,看得很累很悶,因為觀眾比誰都清楚庭生一家絕無反意,但戲中的人不清楚。要反早反了,還留到現在……(murmur)。

#top


 

(2018-04-10)

 

第35集 擊潰敵軍 回京受審

第36集 平旌受審 朝堂對峙

第37集 庭生病逝 削職收權

 

  這幾集請準備衛生紙

 

劇情

1.

平旌一定會打勝仗,但抗旨必須回京受審也是必然的。有夠悶。

 

元啟問為何平旌不趁勝追擊,把覃凌碩拿下。平旌說如果拿下覃凌碩,大渝朝堂不就剩下阮英獨大,何必讓阮英那麼囂張。元啟才發現原來平旌也懂制衡這一套。當然啦,很多事情主角都懂的,只是不一定會做而已,他原本也是想自在灑脫悠遊江湖,只是有時候世事不如人心所想。

 

平旌如期在一個月內回到金陵,庭生要他緩個幾日再上朝。後宮的太后又有意見在那邊說東說西,你還不如把這些心力拿去祭拜先帝,為元時祈福算了,整天在這邊嚼舌根,擔心人家想要反,你這種沒腦的作法,要換個人搞不好就反給你看了。反正太后嫌平旌日子過太好,要受審就該去牢裡,待在王府也太爽,荀白水也順著這沒腦的妹妹,於是調來了飛盞的手下,還借了巡防營的人,直接殺到長林王府想叫平旌出來。小雪在平旌從北境回來之前,就已先行從琅琊閣回到王府,此時更是下令不讓人驚擾。聽到門外擾攘,小雪也出來查看,還放話詔令因為不是給世子妃的,所以她不會聽,兩位副統領也可以不用念。還作勢如果想強行入內宣詔,那麼就動手打一場,長林王府的人不會插手。副統領B不敢作聲,因為他是蒙氏門下出身,巡防營孫統領也不敢介入,我猜當場也沒人打得贏小雪。總之這舉動只是多丟臉的。

 

2.

後來庭生就跟平旌上朝了。這段請帶衛生紙。

 

元叔幫庭生打理朝服時,就是一種好似在送庭生最後一程的表情,畢竟元叔在府裡這麼久,大約也知道庭生的身體狀況吧。

 

這段真的要用衛生紙,但在拿衛生紙之前,我覺得我會先被氣死。

 

我真是被荀氏兄妹給氣死了,尤其是那愚婦。總之荀白水請皇帝讓他訊問蕭平旌,皇帝也准了。不管問題是什麼,不管平旌想說什麼,荀白水就是想導向平旌抗旨必須受罰,還質問什麼可否廢棄陛下之類的,庭生這個時候居然回了一句「那也無不可」,我看書的時候就嚇呆了,看戲的時候也跟整個朝堂上的人一樣,全朝堂上的人都驚呆啦!再來請準備衛生紙。總之庭生字字懇切又鏗鏘有力地說了,他受先帝遺命輔政,有些話是一定要講的,而他們身受皇恩,那些權位就算還給陛下也無妨。總之就是他家的榮華富貴都是皇室給的,他盡心盡力只是求不愧對先人教導、不愧對朝廷、不愧對自己,若因此過於功高震主,那麼這些權位不要也是沒關係的,而元時身為皇帝,龍椅沒那麼好坐,總之說了一番道理,說到最後還吐血,庭生啊!!!!!!(喊)庭生還說這番話原本該等元時大一點再說,無奈心有餘而力不足。

 

然後太后還在那邊緊張,什麼居然說出要廢棄陛下這種大不敬的話。老實說我覺得最不把陛下當成陛下的就是你啊,庸婦!

 

3.

庭生的便當,嗚嗚。請搭配衛生紙。而且庭生死前還插了回憶畫面,想逼死誰!

 

庭生說他這輩子至幸之事有三,一是得先師指導,洗去心中憂憤;二是蒙先皇恩養,歷兩代名君,未受猜忌;三是家中和睦。但是庭生你還沒看到策兒啊,小雪正抱著他跑進來呢,怎麼就這樣去了呢?好歹多撐一口氣啊!庭生說死後衣冠葬王陵,遺骨歸梅嶺。梅嶺啊!戎馬一生,那裡的確是比金陵更好的歸所。

 

 

4.

小皇帝很是傷感。但太后與荀白水還是不忘來問對平旌的處置,皇帝決定奪去懷化將軍之銜,也拿掉長林軍號,重新編制。好想找個人來毒死太后那蠢婦。

 

5.

小雪讓林奚去勸勸平旌,林奚與平旌講起了當年平章的事。平旌理智上知道不能怪林奚,但感情上過不去。我理智上也知道這段兩個人都很哀痛,但感情上我就是做不到(?),就本來很難過庭生死,但不知道為何看到他們兩個這一段,我就醒了。

 

林奚在庭生死前提到,但凡有心,豈能不傷。世上萬事皆如此,正因有心才傷,無心又何來傷感呢?

 

6.

小皇帝來到王府弔唁,看這樣子應該是行大禮,眾臣都很惶恐(?)。我猜元時有一點點埋怨,如果平旌不要抗旨,今天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嗎?但站在觀眾的角度,偏心的覺得元時啊,如果你立場堅定一點,會不會就少了今天這麼多事呢?平旌想把長林軍令還給元時,元時讓平旌留著。

 

飛盞上了辭呈,也想離開金陵了。荀白水還問說是因為感情嗎?要是因為感情,那大概早就該走了吧(誤)。荀白水說太后娘娘行事是有些急躁,不是有些急躁,是很急躁又很蠢吧?跟當年的言皇后及越貴妃差了不知道多少。唉,飛盞說,長林之罪,罪在將來。好冤啊,有時候就是這樣呢,明明就沒的事,但卻無從反駁。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雜感

1.

每一集只要看到荀氏那愚婦就讓我血壓攀升了不少,我說荀首輔你也不是笨蛋,為什麼這麼讓著妹妹呢?要不是因為荀白水始終以皇帝為重,也不是想著自己的利益,我才比較不討厭你。是說都爬到內閣首輔,也不應該是個草包。他也不算很草包,為了大方向有時也會做出正確的決斷,就只是遇到長林王府的事情就會覺得他眼界是小了點。不過誰不怕功高震主呢?只是這齣的大臣比皇帝還怕而已。

 

2.

皇城的風,不只沒有停歇過,還越來越冷了。

 

3.

前幾日跟同學們聊天,盟主說我跟阿眉眼中都只有庭生是怎樣,這樣男主角情何以堪!

 

庭生的存在是比較特別啊,畢竟是琅琊榜第一部出現的人物,有一種好像看著這孩子長大的感覺嘛。也不只庭生啊,我眼中也還有藺晨啊。雖然對風起長林才出現的人物好像有點不公平,但對一的人物難免有更深的感情,畢竟我至少看五遍了(可能有吧)。

#top


 

(2018-04-13)

第38集 通敵叛國 東境危局

第39集 元啟大婚 故友重逢

第40集 元啟封王 拉攏親信

第41集 元啟上山 相互試探

第42集 分析戰局 密信告知

 

其實前兩天也是有看啦,大概就是一天看個兩集吧,但沒那麼勤勞打開寫就是。

 

劇情

 

1.

長林王府在庭生過世後就封府了,平旌跟小雪也搬到琅琊閣。飛盞辭去禁軍大統領,跑去雲遊天下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一眨眼就過了兩年。

 

之前墨淄侯跟元啟還是有聯絡,墨淄侯說當年是被濮陽纓引來京城,但第一時間其實真沒有想過元啟可以幫上什麼忙。現在看來有的!墨淄侯要元啟給他東境十州的軍情配置什麼的,元啟後來就給了墨淄侯這些情報。墨淄侯雖然之前神神秘秘,但後來琅琊閣就得到東海國主換成墨淄侯的消息,既然已涉入朝堂,琅琊榜上自然不再有墨淄侯的名字。這兩個人圖的就是東海進攻那十州,而之後元啟可以自請出征,東海會迅速敗退,元啟可以順利的拿回其中七州,從此後元啟就不再是個閒散宗室了。

 

這樣講起來怎麼有點像打假球?反正東海連下十州讓朝堂上下都震驚,此時元啟自請出征,然後如他們計畫的順利收復東境七州。元啟當然立下了大功,在大殿上,皇帝就問元啟想要什麼,元啟回說想請皇帝賜婚,對象是荀安如。在前幾集元啟還在北境時,有次回京(大概是幫平旌送信給庭生那次),在街上看到了荀府的車駕,荀安如剛好探頭出來,元啟的朋友就說了太后很喜歡荀家大姑娘,聽說荀家姑娘曾被說過命格尊貴,是宮中娘娘的命,可惜跟小皇帝的年紀差太多。元啟就對荀安如有了印象。

 

這件事情當然很順利的進行了,太后那邊也沒有太多意見。

 

元啟大婚當日,東海的戚夫人來訪,還帶來烏晶寶劍,說是墨淄侯要給元啟的賀禮。書裡面不是給寶劍,而是珊瑚那一類的。元啟覺得這種東西不能留,萬一被知道他跟東海有來往就糟了。元啟就讓心腹何成拿去丟在府裡的湖中,結果很不巧讓安如的侍女佩兒撞見。

 

除了賜婚之後,後來決定也賜封元啟王位,只是荀白水覺得沒差便沒有重新請封號,而是直接用了萊陽。原本禮部還擔心會不會因為先萊陽王的關係有點晦氣,不過荀白水覺得不會怎樣。至於東海軍情洩漏一事,被東境的岳銀川發現了,兵部的齊侍郎就這麼被處理掉。我覺得大概是個替死鬼吧。

 

2.

元啟大婚時,飛盞雲遊在外沒有回京,當然也不知道這個消息。後來就跑去琅琊閣找平旌跟小雪,看他們互動還蠻有趣的,小雪說以前跟平章沒討論過孩子,所以不知道平章想要什麼樣的孩子,只好把平章以前讀過的書拿來教孩子。飛盞大概是覺得氣氛有點傷感,後來還開玩笑說那就讓舅舅來教策兒吧,自己可是文武雙全呢。(真的嗎XDDDD)

 

飛盞還和平旌比劃了一場,之後遇到藺九,平旌還耍賴想看剛出爐的瑯琊榜排名。飛盞本來說若是壞了規矩不好,平旌說大家都以為琅琊閣很守規矩很死板,其實才沒有呢。藺九笑了笑就把名單給了平旌,墨淄侯不在榜上,飛盞排到了第三名。藺九此時才告知東海易主,國主已是墨淄侯,所以他不適合在榜上了。飛盞也在差不多此時才知道安如嫁給了元啟,而且藺九還說,元啟已經被封萊陽王了。種種變化讓平旌與飛盞很訝異。

 

藺九把東海戰況整理成冊,但平旌一直不去翻。直到飛盞來了後,後來林奚也來了,平旌後來才翻了東海的消息,越看越覺得奇怪。東海順利拿下十州,但丟掉那七州的時候,又敗退的太過輕易。但此時平旌仍不願意懷疑元啟。後來平旌推敲出東海之所以要那三州是因為地勢可以造深水船塢。

 

3.

後面平旌戲份沒有很多,元啟比較多。元啟封王後,皇帝想起庭生已經過世幾年,到了長林王該除孝的時候,此時他提到的長林王已是平旌。太后他們還是蠻不爽皇帝又想起平旌,但既然皇帝想派人去琅琊閣看看平旌,元啟便自請前往。元啟也蠻不爽為何皇帝還一直想起長林王府,根本陰魂不散。元啟要去琅琊閣時,正巧安如安排了遊湖,於是安如便自行先去。很不巧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出門前,佩兒想起安如的手爐忘了拿,便回到府裡拿。這一回去便撞見來訪的戚夫人與何成,佩兒想起之前偷看到何成丟寶劍,還有想到東海軍情洩密案,忍不住就偷聽了。不巧也被何成察覺了。

 

平旌與元啟短暫寒暄,後來平旌想起東海可能是想造深水船塢一事,原本想說寫個信,元啟又自告奮勇當信使,平旌突然想起當年元啟也自告奮勇送信回金陵一事,便推託了幾句,之後決定直接寫信給荀白水。

 

4.

佩兒決定告訴安如關於元啟可能跟東海勾結的事情,安如當然生氣,豈料元啟此時竟已到了門外。元啟皮笑肉不笑的要何成殺了佩兒,安如為佩兒求情,讓她投湖自盡就是。後來我才想到也許這是為了佩兒求一條生路,因為佩兒老家是淮東那邊,水性很好。總之安如受了不小的驚嚇,但在此時還有懷孕的好消息,哎呀。

 

佩兒當然沒有死,還被路過的岳銀川一行人撿走了。是說後面岳銀川的戲份也不少,還比平旌多呢。

 

5.

因為齊侍郎洩漏軍情,東湖羽林還哪裡的大統領因為是齊侍郎的胞弟,因此也要換人。荀白水屬意同樣有戰功的狄明。而元啟在某天跟狄明搭上線,順便告訴狄明當年害他幾乎全家死光的金陵災疫真相,雖然說本來就是因為濮陽纓的關係,算是人禍,但背後還有當年的皇后支持。以此拉攏狄明,到此終於知道元啟想要的是什麼了。

 

雜感

 

不知道為何看到太后穿紫色衣服,我就會想到黑魔女XDDDD 然後不太聰明的戚夫人(我覺得啦),居然是夏冬!!

我覺得週末我應該可以看完吧。

#top


 

(2018-04-15)

第43~46集

 

  這幾集我沒看到小標題,之後有找到再補好了。

 

劇情

 

1.

小皇帝接見岳銀川,但元啟對岳銀川的發言有時很不悅。岳銀川說覺得東海後來連續敗退有點蹊蹺,但又不懂這件事詭異在哪。

 

佩兒投水自盡,但被岳銀川他們救了。我一直都覺得何成做事情應該更細心,應該親眼看見佩兒死得透透的,這樣不是比較保險嗎?還是他們覺得魚會把屍體給吃了?反正佩兒醒來很緊張,後來聽到譚恆他們從芡州那邊來的,終於下定決心要告發萊陽王。

 

至於深水船塢這件事,其實記載不多,只有前朝的衛將軍留下一些資料(我知道是衛錚)。岳銀川去兵部想找舊檔時,才發現那些圖紙早就被何成拿走了。原來墨淄侯想要淮東三州關於這方面的造圖,於是要元啟去幫忙拿出來。

 

荀白水看了平旌的信,讚許他雖身在江湖,卻還心繫朝堂,而且到底是將門出身,果然有一番見地。平旌的信中提及了淮東三州地勢可造深水船塢,後來岳銀川來找荀白水,告發萊陽王。雖然荀白水說東海墨淄侯與元啟之間有殺母之仇,一開始也覺得岳銀川說的太扯,但之後荀白水決定要試探元啟,便藉想看安如的名義,請安如夫婦過府相聚。元啟陪安如到了荀府,荀白水讓夫人把安如帶開,說是夫人很想安如就讓她們婦人自己說說話,自己便拖著元啟去書房聊天。言談中稍稍試探元啟的意思,但最後居然讓元啟看見了平旌的書信,荀白水藉口說平旌寫信來拜年。這種鬼話連觀眾都不會相信了,元啟怎麼可能相信?

 

荀夫人照著荀白水的意思想打探消息,但安如最後不知該怎麼說,此時飛盞跑進來說怎麼沒人告訴他堂妹回家,他也想見堂妹。此時安如又想吐,旁邊婢女說是因為害喜,荀夫人就開心的以為原來不知如何啟齒是因為懷孕啊~這就去幫她準備酸湯。

 

元啟回府後,自然知道荀白水一定是起了疑心,於是請戚夫人幫他解決掉荀白水。

 

荀白水知道元啟有鬼,於是請岳銀川隔日和他一起進宮。後來荀白水想起了一些從前的事情,還說有時會想著不知道是不是做錯了。感覺這段是要讓荀白水的形象稍微白一點的設計,不過我真的最討厭是他那愚蠢的妹妹,畢竟荀白水就是個普通人,但因為他在大方向上還是會想起朝廷,只是眼界不夠寬廣,有時看來小氣了些。隔天要進宮前,飛盞說想去看看平章,於是就沒和荀白水一起進宮。這段荀白水立了滿滿的死旗。

 

在前往宮城的路上,荀白水就被埋伏的東海刺客給宰了。等到岳銀川他們覺得荀白水動作真的太慢,趕過去時,只來得及聽荀白水的遺言,荀白水提到長林,但岳銀川真的很久才想通長林的意義。

 

當朝首輔被當街暗殺,嚇死所有人,皇帝直接衝到太后那邊告訴太后此噩耗。飛盞也領命追查此事,而且為了怕巡防營權限不夠,還讓元啟負責此事。當天有一支東海商隊出城,於是飛盞去追查那支商隊。但戚夫人仍老神在在躲在萊陽王府,所以元啟目送飛盞去追查時,過於平靜。岳銀川與潭恆在一旁看著,岳銀川忽然想透,主謀一定還在城裡,所以元啟根本不緊張。

 

荀飛盞回京後,稟報追查兇手一事,一無所獲。

 

2.

戚夫人果然躲在萊陽王府中,畢竟誰會想到萊陽王府躲著刺客,也沒人想到萊陽王會跟東海勾結。岳銀川請佩兒畫了萊陽王府的位置圖,雖然佩兒說只畫過花樣,但那個配置圖看起來有點精美。

 

另一個侍女(忘了名字)告訴安如,元啟在府中藏著一個女人,反正安如決定要前去查看,萬一那個人真的是刺殺荀白水的兇手。還讓侍女不要跟,知道越少,生命越安全。元啟正在跟戚夫人議事,何成攔不住安如,安如闖進去後發現果然是刺殺荀白水的兇手,元啟安撫了安如。

 

隔日元啟藉口要送戚夫人出城,圖紙已放在馬車中,並以車中有內眷檢查會比較寬鬆為由讓安如跟著。戚夫人稍微翻了一下,發現的確有圖紙,便不疑有他的躺進了馬車的箱子中(真的很傻耶……)。岳銀川他們知道車上有鬼,便暗暗跟著,但又搞不清楚元啟想要做什麼。只見車到了城外,忽然所有人都下車,元啟說會給安如一個交代,只要殺了兇手就算為荀白水報仇。對元啟來說,只要戚夫人不在,就可以少擔心一點事跡敗漏,而且造船圖紙怎麼可能交給東海。元啟放了把火燒了馬車,戚夫人被困在箱子中,就這樣活活被燒死了……。活活把人燒死,我要是安如,嚇都嚇死了,恨是一回事,直接看仇人慘死是另一回事好嗎?岳銀川跟譚恆躲在旁邊也嚇死了,居然出手這麼狠。

 

3.

平旌在琅琊山也得到這個消息,心中想想知道一定是出大事。原本歡歡喜喜籌備婚事,最後只得擱下。是說平旌求婚那段蠻有趣的,林奚笑笑拿出她的保命鎖,平旌又驚又喜,而且平旌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XDDDD

 

飛盞聽皇帝的意思來找平旌。但飛盞來琅琊山後沒多久就得到金陵出事的消息,兩人決定一同回京。下山前,藺九給了一個錦囊,說是老閣主給的,當下就可以打開。是個手環,還說當初它的主人,從未打敗仗。是赤焰手環!是小殊的手環啊!

 

4.

元啟最終目標是皇位,已任東湖羽林的狄明回京述職,兩人商討大事,最終定下在九安山春獵時動手,還說起九安山地勢,認為可以將元時困在山上。哎唷,九安山有小路耶,雖然當年只有景琰跟小殊知道,但譽王叛變包圍九安山那麼大條的事情,史冊應該會寫來龍去脈吧?

 

結果太后太難過,叫皇帝取消春獵。元啟急了便獨自見太后,想說服太后放棄此念頭,豈知太后聽到元啟抬規矩就生氣了,認為以前也曾經取消,為何現在就不行,難道是質疑元時嗎?總之春獵取消定了。狄明問是否要推遲一年,元啟鐵了心要做,認為一年變數太大。

 

岳銀川推想東湖羽林必定是站在元啟那邊,元啟才能有恃無恐,原本想遣譚恆去琅琊山通知平旌,因為他終於想到荀白水提到的長林就是長林王(也想太久了),但其實他也不確定,畢竟北境換軍號,不知道長林王到底還能做什麼。譚恆到半路就發現春獵雖然取消,但東湖羽林行動了,結果騎馬騎到一半馬還跑了,你不是軍人嗎?!!!!傻眼。譚恆回城告知此事,岳銀川跟小隊友們喊話有點感人,小隊友們決定大家都要待著。岳銀川去見了兵部尚書,可惜兵部尚書認為他胡說八道。

 

當天果然就出事了,元啟讓人去找禁軍的誰跟誰(我忘了),把不從的人全砍了,當下屍橫遍野,岳銀川心知不妙。

 

究竟……,也沒有究竟,反正平旌會來救元時(攤手)

 

雜感

岳銀川長得好像誰啊?又想不起是誰,其實長得不差,但就是出場的太晚。他跟譚恆互動很有趣,尤其有時候看著譚恆與佩兒的表情蠻妙的,有一種看好戲感。

 

#top


 

(2018-04-17)

第47集~50集(完結篇)

 

 

完結篇啦!!!(其實是昨天看完,但今天才打心得,結果日期一直打成昨天)

 

劇情

1.

元啟起兵謀反啦!在荀白水過世後,岳銀川其實另外找過兵部尚書,但兵部尚書覺得這番言論太荒唐,因此不相信岳銀川。而飛盞也拿著元時的信去琅琊山找平旌,此刻不在京城,是說飛盞在京城的話可以改變什麼呢?可能可以救下一部分禁軍嗎?是說元啟找來那個禁軍副統領嗎還誰的,看到屍體居然趴在旁邊吐,這個心理素質也太差了,還是其實他也沒殺過人呢?

 

元啟要逼宮之前,岳銀川再次衝到兵部尚書那裡,跟他說元啟謀反的事情,兵部尚書知道事情不對,便帶著岳銀川直接進宮,一路上躲躲藏藏,好像在看全員逃走中(大誤),還砍了幾個應該是倒戈的兵士,一路狂奔進宮城。齊尚書也不管那天是宗室請安的日子,直接殺進宮裡大喊「萊陽王謀反啦!陛下!」。終於讓他們跑到了,岳銀川還好,但看老人家那樣跑,我都很擔心他半路一個喘不過氣就掛了,而且他剛開始還邊跑邊懊悔大喊為何一開始不信岳銀川。

 

宮殿上的眾人大驚,皇帝想了想便將其中一顆寶印交給了岳銀川,要岳銀川想辦法出去號召勤王。本來岳銀川是建議乾脆讓皇帝換裝,他帶著皇帝先走,但皇帝實在放不下太后,便要岳銀川想辦法離開。算了算,禁軍大概只剩五百人,五百人要對上蕭元啟的七萬軍隊,實在是……,勝算渺茫。

 

2.

五百人要擋七萬人實在太難了,沒多久元啟就進朝陽殿了,可憐那齊尚書出來指責幾句後,就被元啟一劍戳死了,眾人見狀更驚!本來元啟勸狄明倒戈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太后荀氏縱容濮陽纓造成了當年的疫災,天下人只知瘟疫是夜秦人復仇而致的人禍,而不知荀氏也介入其中。狄明一提當年之事,太后便不爭辯,後來更是扛下這責任,說自己死後不入皇陵願意曝屍荒野什麼的,然後就自盡了。這段比小說多一點,小說還是狄明他們說出了要太后死之類的,太后才拿起劍想自刎,而且還力氣太小沒成功,最後是狄明下手,太后才死了。

 

雖然太后一死,好像叛亂的名義就消失了,但元啟怎麼可能罷手?

 

3.

飛盞與平旌下山,知道金陵的情勢很糟,元時的命隨時可能不保。但平旌不告訴飛盞自己究竟在等些什麼,飛盞只能乾著急,後來平旌才說他要以長林舊令號召舊部勤王,但實在沒把握。東青(真是好久不見)率著一些部下前來,後來的畫面就是平旌拿著長林軍旗,一路往金陵前進,一路上都有各州舊部率將士前來,也讓平旌號召了幾萬軍士。

 

是說這些人來了,北境還有人嗎?如果我是大渝,應該會趁機打進來,不過應該也不是全部人都來啦。雖然知道平旌這一號召,絕對是有人響應,但看到畫面還是有種熱血感動感,就像當初看到金殿首告,朝臣一個個附議一樣。有時就是這樣,明知道劇情一定是那樣演,但看到畫面還是熱血沸騰。

 

宮中的元啟正逼著元時下禪讓詔書,禮部尚書帶頭念,可惜這個禪位很快的被長林王已率軍前來的消息給打斷。那些不支持元啟的朝臣,我猜元啟的意思搞不好是直接殺了,但狄明作主把他們都給關在巡防營後街的屋子中。

 

4.

拿走天子之寶的岳銀川其實還困在金陵,小夥伴們弄來了羽林軍還巡防營的軍服,等了那麼多天,他們找到幾個漏洞,終於有機會可以出城了。

 

岳銀川出城後就直奔平旌處,帶來了城內的消息。商議之後,平旌決定與飛盞混進城,先把陛下從宮裡偷出來,藏在安全的地方。平旌要岳銀川待在軍中,因為他是最熟悉金陵城現今情勢的人,屆時攻城需要他調度。原本岳銀川還有點游移,但平旌說這是軍令不是商討,岳銀川只得接令。岳銀川走到帳外,便告訴飛盞他不是反對這行動,而是反對平旌親自去,畢竟兇險重重,萬一陛下不幸死了,宗室大半都在宮裡,萬一長林王也出什麼事,去哪邊找一個份量夠的宗室啊?皇室這一亂,朝局動盪,也是苦到天下人哪。這樣想也是有理,但既然平旌決定行動,豈有人能夠勸他?

 

金陵裡的軍士們大概覺得被四面圍城很可怕,而且領軍的又是極有威望的長林王,有些人便想逃跑,卻逃跑不成被抓了。狄明問話後還來不及處置,元啟便出現在那,並發話逃兵都處死,且要讓大家都看到。狄明的表情有點微妙,顯然是有些不認同,但又不能怎樣。

 

5.

元啟即使人在宮中,也大概猜到平旌想做什麼,於是派了人手守住那幾個跟平旌有關係的地方。後來開始你一杯我一杯的跟元時喝酒談心(大誤),我本來覺得那酒裡肯定有鬼,因為書中元啟再次找到元時行蹤是因為元啟在元時身上擦了某種膏藥,那種膏藥會飄出特別的香味,結果劇中這杯酒,好像就真的只是酒。

 

平旌跟飛盞畢竟武藝高強,飛盞又是禁軍大統領,皇宮跟他家造咖一樣,兩人如入無人之境的飄進了宮裡。

 

此時宮中也出了一點事情,吸引了元啟的注意力。人在宮中的安如,大概精神上已經受不了,拿了自己的首飾作勢自盡逼退宮人,一步步退向外面的高台,跨過了欄杆。元啟聞訊前來,極力想勸說安如,卻完全沒用。安如質疑元啟話中的能夠自保、遠走高飛,還反問他要走到哪邊?難道是東海嗎?語畢便奮力一跳,徹底離開這場亂事。在元啟身後的狄明聽聞安如提起東海,稍稍看了元啟,之後便迅速轉身離去。

 

元啟看著安如屍身十分傷心,懊悔說著自己留不住母親,想不到連安如也留不住。所以元啟是真的喜歡安如喔?我以前一直覺得他是因為安如被說過命格尊貴,才會留意安如呢。不管是不是真愛,反正也都留不住。

 

狄明離開元啟後,竟是來到朝陽殿想逼死元時。說實話,他大概不覺得誰坐在皇位上有差,就算是平旌說要當皇帝,只怕狄明也沒差。他來到朝陽殿後,有一瞬間我真的不知道狄明在想什麼,既覺得他應該有那麼一些介意安如話中的東海,又留下了朝臣們的命,應該不是百分之百認同元啟,但為什麼又在此時想逼死元時呢?

 

可惜整個宮裡都在注意安如,飛盞跟平旌迅速到了殿內,打昏了狄明後就把元時帶走了。

 

待狄明清醒去稟報元啟時,平旌已將元時帶到宮外。元啟表示:哼哼,我還留有後著。

 

5.

至於平旌把元時帶去哪呢?原來平旌覺得最安全的就是琅琊閣在金陵的鴿房。假設鴿房本來就很一般般,沒什麼人知道鴿房確切地點,那倒也是個好選擇。畢竟藏身民居之中,除非把整個金陵翻過來,不然也難找。但事情顯然沒那麼簡單,鴿房的朱三哥說這幾日附近有生人,還以為是因為平旌要來的緣故。等等,鴿房不是應該很隱密嗎?那為何有人會在附近徘徊呢?要嘛是元啟採取每個街口都站幾個人的方式,佈下個天羅地網,讓他們插翅難飛,不然就是鴿房的位置根本沒有我們想像中隱密。我不知道究竟真相如何,反正平旌聽到這句話就知道不妙,快跑!三人馬上從後門跑了。

 

跑啊跑的,前方居然是長林王府,正常來說也要覺得不妙吧,畢竟從前是自己家,如果有人在那邊埋伏,也在情理之中。結果平旌決定要進去……,你還不如躲去萊陽王府算了,反正元啟從造反之後都沒回家。走進去沒多久,果然有埋伏,你看吧。飛盞忙問平旌還有沒有別的出路,平旌靈光一閃,趕忙帶他們進到某間屋子,平旌忙著把櫃子上的東西都翻下來,只說八歲打開過一次,還被父王打了一頓。飛盞跟元時還搞不清楚狀況,兩人都快緊張死了,但觀眾大概想到了,假設長林王府就是當年的靖王府,那麼平旌在找的就是當年那條密道。

 

是說這招其實很險,我記得當年好像在靖王當上太子還什麼時候,宗主就封了密道啊,那萬一他們下去後發現是條死路不就死定了嗎?只好自己腦補說後來又可能各種狀況所以又開了密道。

 

飛盞決定自己要留下來,必須要有人引開注意力,平旌帶著元時進入了密道。接下來重兵包圍了長林王府,本來以為會是荀飛盞一人打N個的浴血奮戰劇情,結果元啟來了之後,就變成元啟單挑荀飛盞。原來這就是金烏水月嗎?原來墨淄侯是靠著影分身(大錯棚)拿下了琅琊榜第一名呢。我是不覺得飛盞比較差,但大概他本來沒想到元啟居然那麼厲害,一時輕敵吧,所以被捅了一劍,真是嚇死我了。將士搜查了整座王府,發現了密道,元啟把瀕死的飛盞丟給了狄明,轉身離去。走出了密道來到一座荒廢的府邸,手下告訴元啟這是當年的蘇宅

 

坦白說,躲在長林王府這決定真的太蠢了,小說中元時是被藏在乾天院的丹房密室。這個改動大概就是帶出當年的靖王府與蘇宅,讓觀眾懷念一下而已吧。

 

狄明與手下拖著飛盞走在街上,飛盞用盡氣力告訴狄明關於元啟通敵叛國的事情,狄明(還是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想了想,便把飛盞留在街上,告訴那幾個手下到巡防營後街的屋子裡,很多朝臣都被他藏在那了,或許他們跟朝臣在一起,還能換得一線生機吧,難為他們多年與自己出生入死,結果居然跟著自己做了這麼荒唐的事情(荒唐是我自己說的)。說完便轉身走了,飛盞站起來好像想攔他,結果走沒兩步就倒地噴血……。那一瞬間我真的以為會讓飛盞死掉,明明小說中只是重傷。我說那幾個手下要走也把飛盞扛走啊,把一個快死的人就這樣丟在路邊好嗎!!!!

 

好加在還是有人撿走飛盞,濟風堂的人不知道何時出現,反正他們撿走了飛盞,飛盞醒來後忙要人去提醒平旌,元啟不是省油的燈。譚恆聽了便直接衝進宮裡。

 

6.

狄明後來質問了元啟關於飛盞說的那些話,元啟說了什麼我忘了(你不是昨天才看完嗎?!!!!)。總之後來平旌就帶著元時及援軍浩浩蕩蕩的入了金陵城,狄明在最前頭看著向他衝來的軍士,奮力向軍士們衝去,大家以為狄明想抵抗,豈知他突然丟開了武器,直接墜向軍士手上的長槍,就這麼死了。何成在城樓上本來還想偷襲,豈知被東青一箭射穿腦袋倒地而亡。

 

眾人直入宮城,元啟站在朝陽殿中,講到最後也是想跟平旌單挑,怎麼這麼愛單挑啊。平旌當然也發現元啟的身手跟以前很不同,沒想到他跟墨淄侯的聯繫竟然這麼緊密。元啟再次使出影分身(就說了不是),一劍賜向平旌,正當危急時刻,平旌手上的赤焰手環擋住了那一擊(好威啊真不愧是小殊的手環!),最後元啟當然落敗了。元啟束手就擒時還告訴平旌,在萊陽王府密室中藏有他這些年與墨淄侯接觸記下的東海記事,如果以後要打東海,這些應該可以幫上忙。正當平旌發話要把元啟關起來之後再審時,元時卻下令直接殺了元啟。

 

7.

元時聽到平旌並沒有重開長林王府,就知道平旌沒有留下來的意思。在太后靈前,平旌說起了先萊陽王的事情,算是鼓勵元時嗎?總之後來元時也下令北境軍號勇為長林,飛盞認為那是安撫平旌還什麼的,不過科科,誰又知道以後會怎樣呢?

 

岳銀川告訴飛盞關於佩兒的事情,飛盞大概是銷了賣身契還是什麼的,反正岳銀川把那份文書丟給了小結巴譚恆。是說譚恆幫岳銀川綁披風的樣子好老夫老妻喔。

 

岳銀川沒有攔住平旌,而是想多送平旌一段路。平旌出城到了亭外,便看見笑意盈盈的林奚站在那。林奚說原是想去南楚,豈料走到金陵便想暫停一會。然後平旌就跟林奚浪跡天涯、紅塵作伴、瀟瀟灑灑了。

 

雜感

1.

我覺得表面上主角是平旌,但裡主角應該是蕭元啟。不是說有多愛蕭元啟,實在是他的轉折比較有戲,平旌相較下就覺得淡薄許多,雖然父兄相繼身亡是很大的打擊,但平旌原本就很聰明,然後因為長兄身亡,他收起往日飛揚跳脫的性子接下大哥的責任,又因為父親過世,心境再沉穩一點點。但他的轉變就一直讓我覺得描寫的不夠深刻,而且他接下的那些事情,老實說可能是他本來也該做的,只是因為父兄與先皇都慣著,所以他愛怎樣就怎樣。萬一其他的將門之府,搞不好他也是年紀輕輕就被丟到軍中,想當初林殊也是十幾歲就在赤焰軍。至於元啟,畢竟他剛出場不是反派,而是那種他也很想要表現什麼,但總沒人給他機會的那種感覺,後來遭逢變故才極力想證明自己,雖然證明的方式不對,但那種不甘的感覺比平旌轉折深刻多了。

 

雖然元時才十幾歲,這麼說可能也不公平,但在戲中看起來真的不是很有主見,也難怪元啟會覺得元時就是命比較好。要不是元啟有東海那件事,我是真的蠻想看看他真的奪位成功的發展,假設他是走王莽的路線呢?那麼平旌會帶兵勤王嗎?假設元啟走朱棣的路線呢?藉口靖難其實是要逼宮呢?我不知道元啟會不會是好君主,但我是蠻想看他奪位成功的。假設他從小沒被冷落,跟平章他們一樣被重視,會不會有那麼一絲機會讓他變成跟平章一樣的人呢?

 

不是說受一樣教育、活在一樣環境就會成為同樣的人,蕭歆(就是先皇,在最後終於想到他在小說中的名字了)跟先萊陽王也都接受景琰嚴厲的教導,但先萊陽王卻犯下貪污軍餉還想殺人滅口的罪。庭生與路原都從掖幽庭出來,也接受梅長蘇的教導,景琰的部份我不知道,畢竟被收為義子的只有庭生,但最終路原也犯了罪。即使環境類似,還是有可能漸行漸遠的,然而回頭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步走錯。

 

2.

我覺得元時心理陰影太大了,小時候差點被身為夜凌子的掌事姑姑殺死,長大後又被逼宮,一堆人死在他面前,當年那場自己也沒能逃過的災疫原來自己的母后也推了一把,種種心理陰影啊。雖然平旌帶兵前來救他,但說到底他跟平旌的感情不夠深厚,對元時來說,搞不好平旌就是個一年中只能見上個幾次面,但每次都會陪他玩耍的堂哥,久不見就淡了也是正常,跟先帝與庭生完全不同。先帝跟庭生八成是那種從小玩大的,即使庭生後來常在北境,但看他們私下互動還是很像兄弟,總之感情基礎有差。平旌之所以不留在金陵,除了他根本志不在此,也是想到元時大概無法真正信任他吧,而且憑著長林舊令,說句話就號召了十萬軍馬,這種號召力太可怕。我看陸劇板心得一直提到蕭選,老實說我也覺得元時有可能因此變得疑神疑鬼,說不定平旌就變成下一個林燮,長林軍又跟赤燄軍走上同樣的下場,這種可能性也是挺大的。

 

3.

不會不好看啦。但就是身為有上帝視角的觀眾,看到朝臣質疑長林王府、針對長林王府時會很悶!而且從第一部就看著庭生,雖然庭生的年紀比我還大,還是有種看著庭生一路長大的感覺(雖然中間幾十年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朝臣簡直欺負自家的孩子啊!太悶了。

 

4.

到最後還真的都沒有出現景睿或豫津的後人,我本來希望能有他們的後人出現一下下也好,看來他們可能早就遠離朝堂,遠遁江湖了。(才怪)

 

#to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淘之樂多 的頭像
淘之樂多

淘之樂多.閱說悅事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