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書了!(灑花)
 
 
因為書太美且看到簽名就捨不得翻,火速又買了一本沒簽名的,昨天還是前天又看完了一次!看到番外的部份又好笑又感動,忍不住哭出來。其實這篇沒有想說什麼,就是再次看完的一些小雜感以及曬個書而已。(雖然我照片拍得很不怎樣,可以參考上方作者臉書照片)
 
 
一木的書籍介紹請點此連結
讀墨電子書請點此連結
 
 
先前寫的心得在此
 
 
附上開箱照!
   
 
因為幫朋友一起買,所以不只一本,明信片也不只一張XD

  

瞧瞧這精美的紅線!

  

 
紅線真的好棒!本來想說封面觸感特別,不要包書套了吧?可是我超粗魯,一定哪天會弄壞紅線,張佐跟阿文的紅線怎麼能斷在我手上!思考半天還是用了書套。思考了很久,忍不住再去買一本,這本有簽名的就供在書架上吧。
 
 
實體書多了新番外,其餘部份跟電子書都一樣。記得第一次看這個故事時,周守晴找阿文攤牌,以及環島旅行結束分手時,這邊情緒好滿,讓我差點哭出來。這次翻書,哭點座落在不同的地方。
 
 
「相愛是一個簡單的概念,獲得祝福卻是一路走來最困難的實踐。」—聶永真(《愛的勝利》書腰)
 
 
我對戀愛的態度應該接近《不夜城》的李以誠。
「李以誠不支持同性戀,並不是他反同,而是他根本不覺得同性戀跟異性戀有什麼差別,異性戀不需要支持或接受,所以同性戀也不需要。事實上,他對任何一種戀的態度都一樣,當事人高興就好。」—配菜太咸《不夜城》
 
 
我覺得戀愛就是戀愛,只要不是破壞家庭或者作奸犯科,好像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差別,異性戀同性戀都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BL跟BG甚至GL好像也沒什麼差別,但感覺上這樣講會引起多方爭執,以我想看大家談戀愛的心情來說,男女、男男或女女根本不影響我閱讀心情,渣起來都是一樣渣,痛也是一樣痛,並沒有因為性別而有什麼差別。
 
 
欸,扯遠了。
 
因為故事中張佐會跟阿文分開的一個原因就是來自家庭的壓力,當時張佐還年輕,沒辦法承受那些。後來的後來才跟家人出櫃,拼著必死的決心(?)要追回阿文。大概只有張宥能夠接受這一切,我真的打一開始就喜歡張宥,特別是想到張宥冷冷酸張佐的時候,做得好啊張宥!要像阿文的家人那麼容易就接受一切大概不是很常見吧,我光看同婚公投的新聞以及觀察家人的反應,就覺得這條路還很長遠。想到過年時姑姑跟我媽在那邊討論如果兩個女生要結婚,那這樣大餅該怎麼辦?同性結婚不就什麼禮俗都亂套嗎?我冷冷回她們:「哪有什麼好擔心,全部都是女方親友,都給餅就對了!」到底在擔心什麼?算起來我還比較容易接到喜帖吧?我都不擔心要破產你們到底擔心什麼,是有叫你們出禮金嗎XD 這樣想起來,當女方親友也比較划算,都有餅可以吃呢!張爸張媽感覺也是被迫接受張佐的性向,以他們來說大概還是希望張佐能夠娶周守晴,或是女孩子就可以,比較符合傳統觀念。到最後還是放不下孩子,只要孩子幸福就好了,所以看到張媽幫他們兩個都安了太歲時,我也像張佐一樣,眼眶溼溼的。不論一開始是不是真心接受,總歸也是慢慢接受了,嗚嗚。這次的哭點,獻給兩位媽媽(擦淚) 新增的番外真的又好笑又溫馨!
 
 
把書寄給朋友時,忍不住在箱子裡放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運氣」。看到張佐說追回阿文大概用光他此生的運氣時,便想起這一句歌詞。只是張佐還是比那首歌運氣好,終究追回了阿文,不需要學會承受失戀。
 
最後送你們一首楊千嬅的〈咬唇〉「餘生請你指教」。既然找到了自己的有生之年,願你們往後順遂美好,不要再讓對方傷心了(看向張佐)
 
有點忘了看完書時還有什麼想法,畢竟已經隔一個星期了。
 
可能是想到玉米虫那本《說再見,一定會再見》吧。其實那本書吸引我的不是男女主角的愛情,而是他們談戀愛的場景。那時我剛畢業,很捨不得學校的一切,看著他們走過每個地方,都讓人想起那些個角落我也曾經走過,他們相逢的校慶越野馬拉松,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喂)。不見得曾經跟張佐、阿文走過一樣的地方,但某些經歷是共同的回憶,是他們的青春,也是我的。阿文看著那年經典賽,聽著展元哭說好想贏韓國,那時我也在盆地過著苦悶焦躁不知所措的生活,過沒多久就搬回老家了。大概是那些共同的心情,才讓人對這個故事如此愛不釋手吧。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