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名:焦糖烤布丁

篇名:霧那麼輕

作者:昨天(moongurl)

(連結為PTT連結)

 

系列文章相關心得:

【文】囤(上下)、午夜陽光(上下)、你要不要吃秋刀魚、比我好 by 昨天(moongurl)

【文】〈鹹鹹的糖 甜甜的海〉(上下)by 昨天

 

  〈焦糖烤布丁〉為七夕賀文,很甜。

 

  焦糖烤布丁很好吃,退役螞蟻人(我)還是很喜歡這種食物,任何時候都能撫慰人心。原本今年生日想要去買焦糖起司蛋糕,但店家當天公休,不過我也有點懶得騎車進城買蛋糕。焦糖苦甜苦甜的部份真的很棒。雖然是退役螞蟻人,但看到甜食還是會心花怒放的。

 

  可以理解哈扣生氣的原因,本來不是說好了都要讓自己試吃嗎?也難怪突然生氣,但楊的心意也能夠理解。因為是禮物啊,所以要是最好的樣子。

 

  這篇最甜的部份大概是楊告訴哈扣,「哈扣,你可以不理我三天,但第四天就要回來。」  因為三天已是楊的極限。真是閃人個措手不及

 

  在這裡看只覺得甜蜜,但到了〈霧這麼輕〉卻又是另一種感覺了。

 

  原先的甜蜜,在看到楊的過去後,「三天之說」多了一點點心酸與苦澀。

 

  原來楊的過去是這樣。

 

  父母因為工作必須離家,楊是被阿婆帶大的。後來父母也把妹妹送回家交給阿婆,他與妹妹還有阿婆三人在山城相依為命。父母離婚時,母親選擇帶走年幼的妹妹。唸書時,楊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性向不太一般,他覺得難過。高中時他出手救了因為性向被霸凌的同學,同學給了他一封情書,裡頭提及彼此應該是一樣的人,楊顫抖著雙手將情書撕碎。他離開了家,帶著陰暗的祕密。後來遇見了小龍女,他與小龍女最後的結局,讀者都知道了(欸)。阿婆年紀大了,有了失智的症狀,但還是惦記著孫子何時娶老婆。長輩總是惦記著這些事,我的長輩們也是。想起我大學的時候,有次回家順道去看了曾祖母,那時她用著感嘆的語氣說著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不知道能不能看見我大學畢業。當然得安慰幾句,還是看見我畢業了,但可惜在結婚這件事上就沒辦法。提及這個話題,我總是只打哈哈,要怎麼解釋不婚主義,乾脆一笑帶過。可惜她沒能多活兩年,就能見到弟弟結婚生子了。

 

  小龍女最後從楊的身邊逃走,留下了楊一人。阿婆年紀大了,最終也離開了楊。看到這裡,楊好像一直被拋下,突然明白他告訴哈扣三天是自己的極限時,心中有多不安。這麼多人都曾經拋下過他,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請哈扣一定要在第四天回來自己身邊,請他不要離開太久呢?突然覺得有點苦澀,他的人生真的好辛苦。小龍女居然用了存款擅自訂婚禮會場,真的是吼。雖然作者說並沒有要刻意黑他,但有些事情就是會這樣一直被想到XD,小龍女應該可以跟張佐比欠揍的程度了。不過我相信小龍女也曾經對楊是認真的,在那時逃走也許好過變成怨偶後更難堪的分開。而且我覺得小龍女是認真希望楊過得比自己好,等等,現在是我想幫他洗白嗎?沒有喔,我只是要說自己沒有真的非常討厭這個小賤人,反正他老公也願意幫他還錢了。有還錢是最重要的!

 

 

看文章時閃過腦海的是林憶蓮的〈夜太黑〉,雖然明明歌詞就是〈夜照亮了夜〉。也附上萬芳與伍佰的版本。

     

  原本前陣子就想寫個幾句心得,但拖到現在。看看七夕都過多久了XD

 

  看文時不自覺就想起小時候。記得好幾年前表弟妹們還小的時候好像這樣聊過天,姑姑會送他們到安親班。當過年時親戚聚在一起聊起大家下課後都在做什麼,表弟妹羨慕著我們小時候不用被送去安親班,問著為什麼呢?我跟弟弟想了想,大概是因為我們家有阿公阿嬤吧。阿公阿嬤很在意學校功課寫完了沒,姑姑說阿公阿嬤簡直比安親班更好用。我也覺得呢XD 阿公總是會拿一根超粗的棍子威脅說不寫完作業會打人我跟大弟想起這件事都說當年覺得被打應該是會死人的,誰敢不乖乖寫功課。哎呀,回味起往事了。

 

  

   「那些拋棄與拾起,一丟一撿之間,拼拼湊湊也就成為此刻的自己。有過很多次的心碎,所以理解愛的殘缺、愛的腐敗、愛的短暫,以及愛帶來的總總傷害與被傷害。


    現在他看淡了,就像霧一樣,看似能虛掩一切,然而只有直面內裡那個被壓得支離破碎的自己,與他握手言和,才是解開束縛,讓往事隨風自由。」

 

  我相信這次哈扣會好好陪著楊的,很久很久。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