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慾孽

 

編劇:劉小群、林忠邦、梁志賢、陳穎恩、鍾澄

監製:戚其義

編審:周旭明

首播日期:2004年8月23日-10月2日

集數:30

主題曲:林保怡-兒女

片尾曲:林保怡-砒霜

插曲:詠歎調笛子二重奏

 

主演:

張可頤、佘詩曼、黎 姿、鄧萃雯、林保怡、陳 豪、梁 琤、陳秀珠、陳霽平、黃德斌、韋家雄、陳鴻烈


 

01-05集

06-07集

08-09集

10-12集

【劇】金枝慾孽 / 2004港劇 / 第13集~22集

 


 

2019-03-29

01-05集

 

本來想說放個什麼防個雷,不過算了,都那麼多年了XDDD

 

 

上次重看金枝應該是萬凰之王開播那時,想說很久沒看TVB就看了兩集萬凰之王,結果看了兩集就覺得失望,想想還是看一下金枝吧。朋友問我怎麼突然想回頭看一下金枝,這個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去年看延禧的時候,配樂一直讓我想起金枝慾孽,阿佘也讓我想起當年看金枝慾孽,乾脆又再看一次。結果不知怎麼的,一晚上就忍不住看了五集,看幾遍都覺得好精彩。

 

 

 

1.

從如妃處死陳妃開場,當年在TVBS-G(好歷史的名詞)看金枝慾孽時,我是從爾淳他們都進宮才開始看,根本沒想到原來一開始如妃出場就那麼的狠辣。陳妃求饒,說自己不該趁如妃有孕時接近皇上,藉機討皇上歡心。如妃冷回,知錯能改自然是好,但知錯能改也要即時才行。還是讓鄂公公把陳妃拖下去處死,既然不喝毒酒,就改賜白綾,反正就是得死。陳妃死前厲聲詛咒如妃這胎不平安,不是胎死腹中便是夭折。宮女寶嬋勸如妃不要聽這些詛咒的話,還是回宮吧。

 

 

在如妃處死陳妃後,宮中便有些流言。某天晚上如妃被惡夢驚擾,想起了這流言,便衝到當日處死陳妃之處(應該就是鍾粹宮北院吧?),反正說了一串話,說鬼神不可怕之類的,要讓眾人瞧瞧究竟是死人可怕或是她鈕祜祿.如玥令人害怕這樣。要不是早就知道整個劇情,只看前面應該會覺得如玥真的下手很狠,天不怕地不怕,甚至權勢還超越皇后的感覺。有時候知道了劇情結局再回頭重看,會有種更唏噓的感覺。那麼風光又有什麼呢?心還不是挺空的。

 

 

2.

孔武跟陳爽運送貢品上京,在途中意外救了爾淳、玉瑩這批秀女,還殺了天理教暴徒。其實孔武沒那麼想搭救這批秀女,他覺得運送貢品的任務更為重要,但陳爽心軟,被秀女們一言一語便答應要送她們上京。其實玉瑩剛出場的時候很煩,撇開第一次看的時候沒看到上京這一段所以不怎麼覺得,後面幾次從頭開始看,看到上京到剛入宮這段,都覺得玉瑩脾氣刁蠻,沒什麼腦袋,遇到事情就想著花個錢可以解決,出了門還是事事挑剔,怎麼主要女角這麼笨啊?但前面看起來真的心機不深,甚至某晚她還跟爾淳簡單談心,兩三下就決定要跟人家結拜當姊妹,還把自己的玉珮拿出來當禮物送給爾淳。後來天理教徒靠近了他們,孔武本來不想管玉瑩,後來看到爾淳手上拿著的玉珮,決心要回頭救玉瑩。其實孔武剛出場也不是走那種正義之士路線,連護送秀女這件事情都是陳爽答應的,孔武心中應該覺得麻煩死了。連決定要救玉瑩都是看在那玉珮份上,一看到玉珮,孔武就知道玉瑩的出身不錯,玉瑩的阿爹是湖廣總督,如果能順利送玉瑩上京選秀,再加上從天理教暴徒手中救了玉瑩,怎麼說都能讓湖廣總督欠了這個人情。反正就算做好事,心中也有各自的盤算,不是真的單純路見不平。

 

 

雖然玉瑩很歡,但一行人總算順利到達京城,只可惜遲了點,他們被擋在門外。路過的徐公公瞧見了便幫忙說話,說這批人既然有公文書,不如就放行吧。徐公公路過的時候,鏡頭還特地帶到爾淳的表情。孔武與陳爽向玉瑩道喜,玉瑩也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便給了他們一封親筆信,說自己的叔叔(?)侯保在京城,可以去投靠他叔叔。

 

 

孔武對陳爽說起途中為了救玉瑩,丟了一批貢品,貢品不過就是芒果,也不是什麼黃金白銀,但區區的芒果就能讓天理教徒放棄追趕,他們就是吃不飽而已。看到他們就忍不住想起舊時,為了吃飽也只得偷搶拐騙(有說這麼多嗎?),反正孔武決定不要再過那種日子,不想再成為那樣的人。

 

 

可惜孔武跟陳爽運氣不好,又或者他們前面把好運給用光了。孔武跟陳爽順利送玉瑩等人入宮後,不是第一時間去找侯保討人情,而是在青樓擺賭局,不知道擺了幾天,運勢無人能敵,贏了很多錢,媽媽桑看到他們也很開心,覺得貴客又來啦。只可惜不是天天過年的,某次下注時,有個大少爺就說不信邪硬要下注,此時青樓的香浮從樓上走下來,說自己的恩客也想要下注,並提醒他們很快就會一無所有。這一把又是孔武贏了,孔武將賭金退給香浮,說自己不收一無所有的人的銀子,自然對香浮說的話也不在意,認為自己有那個本事在京城討生活。但當陳爽與孔武走上大街,便被輸了賭金的大少爺惡霸打了一頓,頓時一無所有,連想要買件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老闆也只是叫他們去舊衣堆翻能穿的衣服。兩人好不容易找到體面的衣服,來到侯保府上卻得知府上有變故,想討的人情也討不到了。到了禮部衙門想辯解是為了送秀女上京才會弄丟貢品,禮部的周師爺也不通融,直說要他們賠錢。

 

 

兩人心情不好起了爭執,又想要回到青樓內擺賭局,只可惜後來跟惡霸打了起來,兩人被趕出青樓。在青樓門前遇到孫白颺。孫白颺就是當日要香浮代為下注的那位恩客,孫白颺原要將當日賭金給孔武,並勸他們回鄉做個小生意,京城不是人人混得起。但孔武身為主要男角,當然一股不服輸心態說自己能在京城過活。後來跟陳爽爭執拉扯,從舊衣中掉出一方絲帕,過不多久聽見有人呼救,原來周師爺喝醉落水。孔武下水救人,之後又跟周師爺討救人的這份情,周師爺便安排兩人入宮修繕宮殿。

 

 

3.

發現五集劇情還蠻多的耶,也不排除是我話太多。

 

 

至於順利入宮的玉瑩、爾淳等人,經過幾道關卡後,秀女們被帶到鍾粹宮,鄂公公還特地交代她們,鍾粹宮北院多年無人居住,要大家不要輕易涉足。前面就說玉瑩在前幾集都讓我覺得很笨很歡,這邊的劇情也是。玉瑩嫌棄被安排在太陽西曬的廂房,本來爾淳好意說可以交換,但玉瑩覺得這不是交換的問題,而是宮女們做事不上心之類的。到了晚上,玉瑩覺得房間太熱,便偷偷走到鍾粹宮北院,走進後發現根本不是什麼年久失修,覺得只是藉口。正巧此時在永壽宮的如妃感到心神不寧,不知兩者有沒有什麼關聯啦,大概戲劇效果,但此時如果被人逮到玉瑩出現在這裡,大概如妃一個發作,玉瑩就不會得寵了。此時資深宮女安茜趕到,編了個理由在玉瑩臉上塗鴉,並要玉瑩走來走去,後來玉瑩見到如妃,但自己一身狼狽。安茜出面解危,如妃大概滿意這番說詞,但玉瑩只覺得安茜在整自己,對安茜印象非常差。如妃大概也看出來安茜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人還挺聰明的,而且藉著安茜此番說詞,自己也間接在鍾粹宮秀女間立威,就不想再計較。

 

 

表面上爾淳與玉瑩交好,而淑寧、沅琪總是找他們麻煩,但實際上淑寧、沅琪、爾淳三人原本就認識,而且這三人都是徐公公義女,是徐公公收養了她們,並交由自己的妻子柳大娘調教,預備到了選秀年齡時可以送進宮選秀,反正就是保住自己權勢的一道方法。總之爾淳表面上與玉瑩交好,但其實心懷鬼胎。安茜覺得爾淳不像表面上那麼善良,所以會有意無意的提點玉瑩,可惜玉瑩都聽不進去。

 

 

有次大家要出席欽安殿法會,大家都在打探如妃的衣著,說要是不幸跟如妃穿了同色,這輩子選秀就沒望了。反正如妃當時正是聖寵,大家都只記得不要違逆如妃,怎麼都沒人想到皇后xD。玉瑩被兩位嬪妃諷刺了一下,後來兩位嬪妃也在如妃面前提起玉瑩。原本大家想藉著衣著一事整整玉瑩,安茜收到消息後勸玉瑩不要穿那顏色,結果最後如妃也改了心意,總之這件事沒有整到玉瑩。玉瑩對安茜的印象就又更差了,覺得她沒事做一直編派謠言。

 

 

4.

安茜很照顧小宮女素櫻,但素櫻因為送子觀音一事被賜死。就算孔武與陳爽找到原因是烏鴉,但鄂公公說在紫禁城內這些烏鴉的地位不一般,即使大家都知道不是素櫻的錯,素櫻還是得死。安茜無法再做些什麼,只能求鄂公公賣一個人情給她,讓素櫻可以保有全屍並回鄉安葬。安茜還自己端藥跟食物給素櫻,至少看起來走得不太痛苦。

 

 

但孔武就無法理解為什麼這些烏鴉的地位居然比人還要高,他想拿彈弓打下烏鴉。孫白颺又路過奉先殿,又跟孔武說了番話,不過這兩個人目前看起來還是針鋒相對,實在想不到後頭的劇情發展。

 

 

5.

院判孫清華是孫白颺的老爹,但比較屬於皇后的人馬。皇后讓孫清華去幫如妃診脈,孫清華察覺如妃的胎象不好,但不敢多說。如妃認為皇后這人佛口蛇心,派孫清華來必定不懷好意,原本想要打扮一下去儲秀宮告訴皇后自己無大事,偏偏一站起來就發現出血。如妃讓人去請孫白颺,孫白颺決定全力為如妃安胎,但這樣就跟孫清華立場不同。宮中忌諱用艾灸什麼的,但因為如妃胎象不正,孫白颺決定冒險。後來如妃早產,孫白颺還是盡力幫如妃調養。孫清華跟孫白颺的父子談話間講到了為何孫白颺都不回家,寧願夜宿青樓,孫白颺還說他甘心冒險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有本事。唉,想到這對父子後來,也是挺令人唏噓的。孫清華向白颺的妻子道歉,說因為他們父子的關係,耽誤了她的青春。

 

 

6.

皇上終於回宮了,玉瑩雖然塞了紅包,但大概平時氣燄高張,其他秀女也有動手腳,玉瑩的畫像被畫得超醜。還好小祿子一個失手弄壞了,安茜建議不如小祿子重畫就好,小祿子的畫工還真好,跟原本那張天差地別。眾秀女知道畫只是一個手段,如果讓皇上見到玉瑩本人,那大概也是沒用的。想方設法要讓玉瑩沒辦法在聖上面前露臉,本來是要在盥洗水中動手腳,結果玉瑩可能風寒還啥的昏倒了。

 

 

7.

玉瑩跟爾淳聊天時,曾問爾淳,你猜皇上是什麼樣子?劍眉星目嗎?

 

超想回她們,是個沒魅力的中年男子啊兩位。

 

 

反正才30集,應該是會複習完的。

#top


 

 

2019-04-04

 

06-07

 

前幾集忘了寫徐萬田被帶走調查,反正跟和珅餘黨有關係。其實徐萬田之所以收養義女不斷送進宮,就是很怕有朝一日自己會失勢。

 

 

玉瑩不是風寒,身上還出了一些紅疹,還好那天因為昏倒所以沒用到盥洗的水,不然水裡被淑寧她們撒了不知道什麼藥粉,用到的話不知道臉會變怎樣。雖然玉瑩生病了,但想也知道淑寧她們不會放過玉瑩。剛好爾淳身體也不好需要喝藥,她們便決定將兩人的藥對調,讓玉瑩的身體好不了。

 

 

孫白颺可能幫了如妃,得到了如妃的信任,也可能因為比較年輕,看看太醫院都是老人家XDD 一時間六宮嬪妃都希望孫白颺來請平安脈,太醫院眾人也都說反正孫白颺深受各宮嬪妃信任,有什麼都交給他就好,孫清華聽見了覺得不以為然。玉瑩後來也差人送了禮物給孫白颺,根本大家都對孫白颺釋出善意。

 

 

孫清華跟孫白颺這對父子關係真的很不好,孫清華出宮看到孫白颺在小船上飲酒作樂想叫住他,豈知這個兒子就故意從另一頭上岸,完全不想搭理孫清華。但孫清華還是追上去耳提面命一番,警告孫白颺不要涉入太多。

 

 

皇上對沅琪有不錯的印象,如妃當然也知道這事,命人送了扇子到鍾粹宮給一班秀女,但沅琪那把扇子特別精緻,玉瑩說那是雙面繡,後來如妃還請沅琪到永壽宮,並把自己以前的舊衣送給沅琪。大家都很羨慕沅琪,除了淑寧。沅琪應該就是個沒心機傻妹,她一直不覺得自己會得寵,反而希望爾淳跟淑寧得寵。淑寧大概心有不滿,跟沅琪打鬧時甚至想悶死沅琪。

 

孫白颺到鍾粹宮為玉瑩及爾淳診脈時,玉瑩抱怨藥很苦,孫白颺因此起了疑心,懷疑有人偷換藥。爾淳知道事情敗露,決定不要繼續做,但淑寧藉此事來陷害沅琪。淑寧送信告密,讓鄂公公當場抓到偷換藥的沅琪。爾淳眼睜睜看著沅琪被帶走,後來更知道沅琪在發配黑龍江的途中病死,心中很自責。可惜玉瑩不知道這一層關係,只是跑到爾淳房間指責沅琪,我猜那瞬間爾淳應該很想掐死玉瑩。但爾淳也不是什麼好欺負的,既然知道淑寧不安好心,她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

 

沅琪被送走後,孫白颺又來請脈,玉瑩雖然口頭上感謝,但孫白颺戳破了玉瑩的心機,終於不再是前幾集只會瞎嚷嚷大撒錢的人嗎?恭喜。我覺得這兩集有一種大家心機都上線的安心感,看玉瑩那麼莽撞我真的很想掐死她。孫白颺說玉瑩如果有吃藥,那症狀肯定會變嚴重,可見她沒有按時服藥,而且玉瑩肯定知情,之所以不拆穿,只是要藉由自己之口把事情鬧大而已。好吧這樣說也沒錯。接下來玉瑩講沒幾句話就故意跌向孫白颺懷中,還扯開扣子,看到孫白颺的胸口上有一顆痣。欸,孫太醫你官服裡面原來什麼都不穿嗎?() 玉瑩想用此事威脅孫白颺,孫白颺反說看到胸口有什麼了不起?你不知道可以除痣嗎?說的也是啦,像隔壁棚的小殊,郡主跟靜妃想認他的時候都抓著他的手說,我記得這裡有一顆痣。為什麼大家都知道呢?小殊。後來玉瑩還趁門半掩解開自己扣子,當然不是勾引孫白颺,只是要說自己很有魅力,好啦我相信你XDDD 反正孫白颺說這些事情他都不會說出去,小主你放心。

 

到了家人可以探視宮女的時候,安茜帶著東西到了忘記西直門還哪個門,可是她等了很久都等不到奶奶,反而看到了素櫻的家人,素櫻的家人在聽到素櫻死訊時哭倒在地,安茜不忍。安茜又到了奉先殿,與孔武談起素櫻,說宮女死了之後很淒涼,孔武聽著聽著突然站起並把素櫻留下來的笛子藏在奉先殿後,說要讓紫禁城的主子往後祭拜祖宗時都順道向素櫻磕頭。

 

孔武跟陳爽在宮中並沒有一路順遂,孔武拿了錢想要走後門,但那個太監說自己是鄂公公姪子,奚落了孔武一頓,陳爽發現銀子都被孔武拿走後,兩人大吵。

 

前面說爾淳不是省油的燈,爾淳後來利用了淑寧的愧疚感還啥的吧,裝神弄鬼一番,最後在冊封大典上嚇瘋了淑寧。後面這一段阿佘真的演得不錯,前一刻還跟你裝柔弱,後面馬上冷冷捅了淑寧一刀。是說這冊封大典,只有如妃來,皇后這麼沒存在感嗎XD 難怪皇后討厭死如妃,不過最沒存在感的其實是皇帝XD


#top


 

 

2019-08-04

 

08-09集

 

隔了好久!不過圖書館員隔更久(汗)

 

 

隔這麼久就有點忘記前七集演到哪了……。

 

 

1.

說到那冊封大典上,玉瑩拿了把扇子,上頭題字寫了月盈為虧。如妃把玉瑩單獨叫到花園,問她有沒有注意到扇子寫了什麼,難道不懂這月跟自己的名字同音,冒犯了如妃嗎?玉瑩急忙認錯大哭,說她真的沒注意,不知道是誰害她。如妃見狀便相信玉瑩就是漂亮的草包,只有美貌,沒什麼城府。後來玉瑩見到額娘,說起看人臉色什麼的她很熟悉,從前在府中就是那樣。侯夫人要玉瑩留心,想當年她就是好勝,結果大夫人連同其他妾室一起排擠她,日子過得很不容易。玉瑩了解,便勸額娘說,只要裝笨討如妃歡心什麼的,她可以的。侯夫人塞了一包錢給玉瑩,說之前給玉瑩疏通關係的銀兩已經是她大部分私房錢,這些是她向京中娘家拿的,沒法再給玉瑩更多。前面覺得玉瑩很煩,但想想到最後她也是個愛母親的孩子,唉算了。

 

 

2.

爾淳使計弄瘋了淑寧,而後柳大娘私下告訴徐公公,爾淳當日向她要了寒食散,可淑寧已經離宮,應該無須再使用寒食散,但爾淳仍定時向柳大娘討寒食散。柳大娘很擔心爾淳是否也自己偷用寒食散,徐公公私下找了孫白颺,請他幫忙診治爾淳。果然爾淳輕微的寒食散上癮,再加上爾淳本來就有哮症,孫白颺幫爾淳診治時,爾淳一激動便昏了過去,孫白颺只好幫爾淳施針。爾淳醒來後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很生氣,孫白颺雖然解釋情況緊急,但不知爾淳聽進多少。此時門外傳來玉瑩的聲音,兩人擔心被玉瑩撞見,爾淳放下床簾聲稱身體不適不能同玉瑩去花園。孫白颺離開後,玉瑩攔住他,說起他應該與爾淳有不可告人之事,還想以此要脅孫白颺。玉瑩這個樣子,突然讓我想到某集她也故意在孫白颺面前寬衣解帶XD 不過玉瑩裝傻裝得很成功,除了孫白颺,可能多數人都覺得玉瑩只長美貌沒長腦。

 

 

其實玉瑩的想法也沒什麼,就是皇上要出遊,她想要讓皇上能帶上她,便要求孫白颺給她些藥讓月經避開那段時間,這樣她就能如願接近皇上。事情當然沒有玉瑩想得那麼簡單,孫白颺把藥帶來了,順便很有職業道德的勸玉瑩,這種藥很傷身體,沒事還是別吃了,聖上心意難測,難保他不會想要提前出遊或是多玩幾天。玉瑩聽不進去,但後來月經提前來,玉瑩肚子痛得要命,安茜差人去御藥房拿藥,宮女說御藥房正在預備聖上出行要用上的藥物,所以沒能拿到藥。安茜要宮女無論如何請到太醫來為玉瑩診治,孫白颺過來了,順便再告訴玉瑩,我不過是按照小主你的要求送來了湯藥,並不是受制於你。小主若這麼懷疑我與爾淳小主有私,大可稟明如妃娘娘定奪。還有,如妃娘娘最討厭別人耍手段,若是娘娘知道小主你私下費盡這麼多心思,只怕會失去如妃娘娘的歡心。玉瑩聽聞此言,無法反駁孫白颺,只能氣呼呼的躺在床上。

 

 

 

3.

安茜仍託人打聽奶奶的消息,小祿子打聽到安茜奶奶因為生病了停留在濟南,同鄉正在幫奶奶籌醫藥費,安茜很心急想託小祿子找門路變賣一些繡品籌錢。

 

 

雖然當上了宮中修繕宮殿的匠人,但孔武與陳爽的日子並未變得好過,兩人還是常常賭輸錢,且得罪了負責管理他們的那個胖子。某天晚上宮殿失火,孔武不顧一切衝進火場,孫白颺為他治傷時,發現孔武手上緊抓著祖宗牌位。此事傳到皇上耳中,覺得必須要好好嘉獎,皇后建議不如給個公職。之後孔武與陳爽便成了城門護軍,但護軍負責的事情很多,還要餵烏鴉,時間到了又要去站門口,其實蠻累的。來到宮中,鄂羅哩告訴他們兩人該做的事情,順便警告他二人別耍花招,那胖子是他外甥,兩人在耍什麼花招他都清楚。宮殿當然不會無故失火,孔武就是想賭上一把。

 

 

兩人剛到內宮,很多事情都不清楚。某日,如妃宮中的小靈子要出宮,兩人攔下小靈子說要按規盤查,護軍統領(?)走過來斥責了孔武與陳爽,就讓小靈子出宮。之後其他人指點了孔武與陳爽,但孔武這人不可能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好機會。孔武出了宮找上小靈子,除了請他一桌酒菜當賠罪,還順便告訴小靈子自己有更好的偷運財物方法,不如小靈子考慮跟自己合作吧?之後合作一次是還不錯,但會這麼順利嗎?當日小祿子曾拿安茜寄賣的繡品請小靈子變賣,孔武見到那條絲帕,想起先前在舊衣中撿到的那條,便想買下。

 

 

4.

某晚爾淳去見徐公公,返回宮中時因為風沙變大,身體承受不住的她差點又要死在路上(誤),幸好又遇上孫白颺,孫白颺救了爾淳,順便唸了她。反正醫生看到病人不好好照顧自己總是生氣的,原本唸完也就無事,但柳大娘給爾淳的平安符居然掉了,應該說籤詩之類的掉了,後頭還寫著愛女董佳爾淳。孫白颺那麼聰明,再加上徐公公沒事就找他,大概也猜到了幾分。後來孫白颺出宮找上柳大娘,順道勸了柳大娘他們要顧及爾淳安全這一類的(大概啦,有點忘了)。

 

 

最後,孫白颺叫小太監準備了藥材,小太監困惑問道,為何不是先診治再開藥呢?

 

 

到底去哪裡呢?只見孫白颺戴著藥材來到一個長滿雜草的院落,還以為宮中也有蘭若寺(誤)。身體很差的福貴人初次出場,我真的覺得福貴人很有氣質。只可惜再美的人到了宮中,再怎麼受寵都不會長久,她們也不見得能得到愛情,常常只能愛錯人。

 

#top


 

2019-08-16

10-12集

 

稍微列一下劇情進展就好。

 

1.

如妃知道鍾粹宮內一定有人跟徐萬田勾結,很想逮到這個人,因此想辦法逼迫安茜說出來,可惜安茜不願合作。

 

小祿子打聽到孔武能幫忙運東西出宮變賣,便直接找上孔武與陳爽。小祿子偷了一幅畫想請孔武拿到城外變賣,安茜正好經過阻止了小祿子,孔武這才知道原來是安茜缺錢,也發現原來變賣的錦帕是安茜的。孔武很想知道錦帕到底是不是安茜繡的,便答應幫安茜尋找奶奶,且不收安茜費用。大概是從這時兩人開始有好感吧。安茜向孔武道歉,說當日雖然見到孔武與陳爽,但後宮規矩多,她們做宮女的實在不好隨意打招呼。

 

 

安茜勸爾淳凡事要小心,但爾淳仍固執行事。如妃分別約談御藥房幾人,認為一定能引蛇出洞。果然徐萬田回去後便派人殺了正在靜養的淑寧,如妃得知消息後便知道其中有鬼,怎麼會這麼湊巧,才約談完就死了人,此事更讓如妃確信鍾粹宮中有人有鬼。當天夜裡,爾淳又想私自外出,被安茜發現,但看來阻止失敗。爾淳差點被發現,幸虧路過的孫白颺救了爾淳,但宮中侍衛緊追不放,兩人無處可逃,只好躲入池子中。侍衛覺得池中有古怪便拿棍子戳了幾下,真虧得孫白颺能忍。過沒多久,寶嬋帶人來到鍾粹宮,藉口如妃有東西丟失,可能是鍾粹宮的答應小主去過永壽宮後才弄丟的,總之她要搜索宮中。時值深夜,寶嬋見爾淳與玉瑩房間還亮著,便闖進爾淳房裡,豈知爾淳正在沐浴。爾淳說自己因為身上痕癢難忍,才在深夜沐浴,見寶嬋不信,爾淳便起身證明清白。安茜急忙拿衣服想為爾淳遮掩,這時才發現躲在床帳後的孫白颺。安茜心裡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在寶嬋離去後,便拿衣服讓孫白颺換上幫助他離開鍾粹宮。

 

 

雖然幫助了爾淳,但卻害到了自己。如妃不滿,便藉口幫安茜婚配,把她配給鄂羅哩做妻房,嘖嘖。結果安茜仍是不願供出爾淳,小祿子勸了他幾句,卻被隨後來的鄂羅哩奚落,後來小祿子還被打了一頓,之後鄂羅哩更是時時派人盯著安茜。

 

 

孔武答應幫忙尋找安茜的奶奶,後來有人送了信來,但孔武卻一直沒機會轉給安茜。某天安茜與孔武、陳爽正在談有關奶奶下落的事,鄂羅哩冷不防又出現,還賞了安茜一巴掌。鄂羅哩也對孔武、陳爽懷恨在心,某天便找藉口來到宮門口,藉口侍衛盤查不力,還好安茜事先告知孔武,此舉搜索一無所獲,護軍統領出面奚落了鄂羅哩一頓。孔武很感謝安茜,後來看到安茜身上的笛子,這才明白原來與自己笛聲應和的另一人就近在眼前。鄂羅哩在某個晚上跟蹤安茜,還逼自己的外甥(前幾集那個胖子)強暴安茜,說什麼要為自己留後,真是噁心斃了。12集到此結束,但想也知道不會成功啦。(因為我看過了嘛)

 

2.

話說那個爾淳啊……,在被孫白颺深夜搭救後,應該就慢慢對孫白颺有好感了。某天爾淳看到風箏,便到了花園,這也是她跟福貴人初次見面,福貴人覺得爾淳有股熟悉感,不自覺就說了很多話,說著如何做風箏等等。爾淳一個不小心便劃破手指,福貴人見狀便趕緊拉過爾淳的手指,如果這是一男一女,那就是情侶的劇本了。只可惜她們不知道心心念念的姊妹就是對方。因為玩得太高興,爾淳的哮症差點要發作,路過的孫白颺(孫太醫總是這麼巧)路過又幫了一把,在看過爾淳後,孫白颺又讓福貴人到陰涼處,順便勸福貴人在烈日下放風箏對身體不好。爾淳看著福貴人與孫白颺似乎很熟悉的樣子,心裡頭不知想些什麼(吃醋啦我知道)

 

 

因為福貴人不得寵,有時孫白颺差人送去的東西也會被宮女太監給污走。某天孫白颺來到福貴人宮中,福貴人說起自己有個妹妹,只是逃難失散了,自己的妹妹也有哮症,以前她也會製香包讓妹妹戴著預防,現在想請孫白颺將香包轉交給爾淳。畢竟宮中派系,雖然自己因為生病不得聖寵,但若是讓別人知道自己送東西給爾淳,難免引人猜測,所以她認為藉由孫白颺之手最好。孫白颺知道福貴人是因為徐萬田之故才進宮,但在福貴人不得寵後,徐萬田自然也不怎麼理會這個義女,孫白颺可能出於同情吧,還是時不時關心一下福貴人,可能不要讓她覺得孤身一人吧。孫白颺人就是這麼好,所以這齣戲這麼多女人愛他,不過這齣戲的女人不是愛他就是愛孔武囉~

 

 

孫白颺畢竟也不笨,而且也知道爾淳是徐萬田的義女,在他知道爾淳有個失散的姊姊後,更想要證明心中懷疑。於是他出宮找上了柳大娘,問起福貴人與爾淳之事,順帶還希望徐萬田不要一直見爾淳。

 

#top


 

【劇】金枝慾孽 / 2004港劇 / 第13集~22集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