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的詭計

作者:連清

出版社:狗屋 / 花蝶100

出版時間:1998-06

ISBN:9789578126992

 

拜託!這男人是來搞笑的嗎?不夠正經、講話又顛三倒四,下流得可以。

要不是她被派來保護他,呂時空才不願分分秒秒待在他身邊。

瞧他堂堂擎風集團少主,長得也一表人才,可怎老愛吃她豆腐?

連受傷擦藥這種小事,他都輕佻得宛如大演煽情戲般;

好吧、好吧!就算她真的傷到了很尷尬的部位,可他也不該……

啥?風旋他可無辜了,他的情操高貴得嚇人,這女人卻罵他採花賊;

不如他就做做好事,將這不懂男性柔情滋味的女人,綑在身邊……

 


 

風旋-呂時空

 

 

嗯,無聊時候可以看看,但整體來說有點無感。
 

會看這本是因為剛好拿到贈書(對,又是贈書XD),然後在想到底言小板徵文的報警主題要寫誰比較好,看了文案覺得也許可以寫這本。


實際看完後不會拿出來參加徵文,還挺無聊的。


先說點跟劇情比較沒關係的。

 

1.

有些角色的名字取得有點怪,像女主角叫呂時空,嗯,好吧。

男主身邊有兩個配角,分別叫馮驚豔與慕容輕狂,嗯,我記得還有個角色路人叫獨孤傲。

啊對,還有個不知道在自大幾點的男配角叫徐點燃。

畢竟成書年代1998年,可能那個時候流行這種風格的名字? 那麼久之前的事情誰還記得啊,我連三天前晚餐都快忘記了。

反正就是名字看起來有點怪。

 

2.

明明是現代稿,但可能民國八十幾年的書,有時對白會有點年代感。

 

3.

這點會提到劇情。 男主對女主算一見鍾情,我對一見鍾情這種梗……坦白說不是很愛, 但還是那句話,作者筆力最重要。也是有寫得很不錯的一見鍾情,但這本在我心中不是很好看的一見鍾情。 至於女主對男主的感情轉變,也轉變得很突然,我看書的時候有覺得傻眼。                

 

4.

驚豔與輕狂是一對,他們的書是《惡女方程式》。我沒興趣,不過書後有提到,所以寫上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男主風旋是某個集團的少主,不過書中都說是少掌門人,好像很久沒在現代稿裡面看到用掌門人稱呼集團掌權者之類的了,反正我書讀的少,不想追究稱呼的轉變。其實男主他家是日本的大企業,因為某些原因特地來台灣參加會議,但莫名收到恐嚇信,說要殺死男主。男主的管家工藤五郎在勸退男主回日本失敗後,便決定誓死陪在男主左右,然後擔心只有自己一個人不夠力,還請求台灣警方支援派人來保護他家少爺。

 

欸,不是日本幾大集團,人死了會造成商政界大動盪嗎?集團那麼大,是沒有自己的保鏢喔?沒有保鏢也可以請保鏢吧?怎麼這麼可憐,堂堂少主生命受到威脅,只有一個管家誓死跟隨左右,到底是不是重要人物啊?

 

女主就是台灣警界派來保護男主的保鏢。但這個管家很煩,剛開始就在那邊murmur警方派這個人來行不行啊?派個女人來行不行啊?而且還是這麼美麗的女人,到底行不行啊。行不行我不知道,但她日後會成為你主子的老婆,有種就繼續在那邊繼續murmur,女人惹到你啦,哼哼哼哼。

 

故事剛開始,女主就已經接到命令到男主住處了。但突然間一切變得挺奇怪,黑暗中閃過一道閃電,女主回頭發現有名男子站在身後,因為四周太黑,無法看清該男子的臉孔。女主暗暗覺得對方不是簡單角色。當然不是簡單角色,哪個一般人會憑空出現。這名神秘男子只是警告女主,就憑女主不懂圓滑的個性,註定她在男主這件案子上會吃大虧。女主正想繼續嗆聲時,這名男子就消失了。

 

女主想這件事想到出神,所以男主管家才覺得到底女主能不能好好保護他家少爺。唉唷,你家那麼有錢,是不會請幾個臨時保鏢,我就不相信日本沒人才。女主有感受到管家隱約有點性別歧視,但懶得解釋,覺得用行動證明是最好的。後來很有王者風範的男主就出現了,說晚上有個宴會,希望身為貼身保鏢的女主能跟他一起參加。

 

在宴會上,男主叫管家去幫女主張羅吃食,對女主講話也很客氣。但女主可能受不了那麼客氣,便藉口要去花園走走,順道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物。管家對於男主的態度感到疑惑,隨即想到,少爺啊~你該不會?!可是你們才認識兩天耶?

 

男主:對,一見鍾情。

 

女主不是沒感受到男主關心,但她覺得兩人身份差太多,自己只是個小警察,還是無親無故的孤兒,怎麼可能在一起?而且他人的關心只會成為自己的負擔,她不需要。好,反正她拒所有人於千里之外。想著想著,那名神秘男子又出現了,還故意問她,男主居然帶給你這麼大的壓迫感啊。女主訝異他怎麼能混進宴會,神秘人表示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後來神秘人更是直接提出要求,希望女主當他的女人。女主生氣就直接動手,神秘人輕笑,唉喔我剛剛是故意刺激你,就說你太過躁進。女主生氣但不忘問神秘人真實身份,神秘人說他是「俠客居」的人,大家都稱他為「白主」。

 

我覺得看到這邊,大概觀眾也能猜到神秘人跟男主的關係了。(茶)

 

反正神秘人說他的目的是要來救女主,憑女主是保護不了男主的,還是遠離這場是非吧。女主正想爭辯,卻聽到宴會會場傳來聲響,不知道什麼人製造動亂,男主的腳還受傷了,但男主要等女主來了才肯離開。管家你不能打昏你家少爺帶走他嗎?回到家後,男主趁女主幫自己包紮傷口時,還不忘繼續問女主有沒有男朋友啦之類的。女主表示自己不想有感情牽絆,順道問男主是不是曾經得罪過誰,不然怎麼有人寄恐嚇信來。管家生氣:我家少爺才不會激怒任何人,那些個王八羔子一定是為了錢才威脅我家少爺!我們也可以派日本的保鏢保護少爺,但少爺認為不太尊重台灣,所以才請你們派人……。」男主叫管家閉嘴。

 

你們本來就可以派人來啊,沒人說不行啊。王八羔子也讓我覺得有年代感XDD 但不會出戲啦,就覺得喜感。

 

女主再問是不是有感情糾紛,男主說兩天前拒絕了非常多人。暗示他對女主已一見鍾情,女主假裝不知道。後來男主故意提到「俠客居」這個組織,他說自己有名好友曾受到這個組織的幫忙,據說有位叫「白主」的成員長得跟自己有幾分神似,會不會是白主的仇家針對錯人呢?女主細想,神秘人與男主似乎真的有幾分神似!的確有這個可能性。

 

我覺得俠客居這個名稱聽起來很不厲害,很像什麼網咖xDDD

 

後來女主請警界聯絡上俠客居,要求與白主會面。兩人講著講著,白主認為女主就是對男主有意思,女主聽了臉紅但一直否認。兩人吵著吵著,忽然一支箭飛過,劃過女主的胸口,女主還來不及思考這一切便倒地,白主連忙將女主抱上自己的車,一看便知道箭上有毒,如果不馬上處理,女主就死了。於是白主撕開女主的衣服,將毒液吸了出來。我覺得這個作法是很有風險啦,不過以前電視小說都很喜歡這樣演,給男女主角一個不得不的親密接觸機會。這種為對方吸出毒液的情節就算了,我小時候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什麼男主全身發高燒,附近只有破廟可以過夜,女主最後用的方法總是抱住男主互相取暖,這方法沒什麼,傻眼的是後續大概有六成到七成的情節是女方會懷孕,年幼的我超不懂這是為什麼啊(抱頭)

 

回到劇情,因為非一般狀況,所以撕開女主衣服這個嗎,就算了。不是這種情況的話,應該是可以報警一下。女主受傷這件事情讓白主確定,他才是真正目標,而男主只是倒楣的代罪羔羊。講得好像你們是不同人一樣。

 

白主為女主處理傷口,女主稍微清醒後便想回去男主身邊保護他。白主聽了臉色大變,質問女主是不是就那麼在乎男主!我看到這邊還以為這個人是雙重人格,雖然劇情還沒點明,但白主就是男主的機率大概九成九啊,要相信讀者的直覺(推眼鏡)。後來白主說有派人保護男主啦,你安心養傷好嗎?

 

後來女主還是回到男主住處,男主不知為何知道女主受傷中毒,還找了醫生,順便溫柔的說了番話,請女主一定要讓自己照顧她。女主聽完這番話,發現自己好像沒那麼抗拒男主了。

 

另一方面——

白主找上那兩個名字我覺得有點微妙的配角,輕狂與驚豔。提起了這次的攻擊事件,兩人問白主哪時惹到女殺手(?),又或者是白主太招蜂引蝶,對方是愛不到所以才變成想毀了他吧。

 

女主醒來後,男主還是不放棄溫情攻勢。這天他們兩個一同出門,但因為男主的堅持,所以開車的是男主。忽然間一輛白色轎車朝他們衝過來,他們懷疑莫非跟之前的狙擊手有關。原本女主提議改由自己開車,男主認為沒必要,幾下後就甩開了那台車。女主突然覺得男主開車的技術好像好過頭了,而男主只輕描淡寫說畢竟我是集團少主,受過一些訓練也是應該的。大概也去過夏威夷吧我猜。才以為甩開追兵,突然又衝出一輛紅色跑車,一名紅髮女郎下車叫囂,要男主下車面對。男主將女主護在身後,對紅髮女郎說有空會和她談談。女主突然問她,難道恐嚇信是她的手筆?紅髮女郎不屑冷笑,哼,你受傷也是我做的。人家沒有問,你幹麻自己講出來?女主連忙想問紅髮女是不是也認識白主,紅髮女正想說時,可能顧忌男主在旁,所以自己扯開話題,要女主不要跟男主有所牽扯。最後還嗆男主,「你若膽敢再不識相,漠視我,休怪我揭了你的事、要了你的命。」紅髮女後來說著說著就想攻擊女主,但男主三兩下居然就擋住這攻擊,還威脅紅髮女最好趕快滾出台灣,自己不會再忍她。

 

紅髮女:我不走!除非你娶我,不然我要纏著你一輩子!!!!!!

女主:你這樣是得不到愛情的。

紅髮女:你閉嘴!

男主勸女主:別理她,她蠻橫不講理。

紅髮女:我蠻橫不講理!?我知道了,一切都是女主從中作梗,如果我沒殺了她,我以後也不用在道上混了。

後來紅髮女開槍攻擊,但男主撲倒了女主,女主毫髮無傷,男主一動也不動,放心他只是裝死嚇嚇女主。至於紅髮女,就這樣離開了。好歹也確認一下死傷狀況再走嘛,就不怕留個活口往後被報復嗎?

 

女主懷疑男主身手如此了得必定有鬼,男主依舊以自己是集團少主為由撇清。還說紅髮女混黑道,而俠客居黑白兩道都有往來,有交集並不意外。女主想問那紅髮女到底愛的是誰,白主?或男主?男主表示:誰都不重要,哪個正常男人會對紅髮女有好感啊。

 

兩人開車回家,但在回程時,男主將車子停在路邊,趁機強吻了女主。女主覺得此刻的男主跟平常判若兩人,怎麼有點像那個神秘的男人白主呢。相信讀者的直覺,他們就是同一個人啊!(指)

 

 

還好女主也知道要懷疑,不只問了管家關於男主的事,還請長官調查一下男主的身份,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男主就是集團少主而已。後來女主要離開警局時,紅髮女又出現,不死心的想繼續攻擊女主。你上次直接打死他們不就沒事了嗎?然後白主突然出現,制住了紅髮女。白主決定帶女主回家,跟她好好談談。至於紅髮女,就被綁在旁邊,女主聯絡警局要警方來帶走紅髮女,然後兩人就走了!欸,好歹也確認人真的被帶走再走啊,你們就不怕有人來劫走犯人,然後紅髮女日後又出現生事嗎?不知道是你們對警方很有信心還是怎樣,反正這兩個人就這樣離開了。果然他們離開後沒有多久,就有個男人出現,放走了紅髮女。這個男人是紅髮女的老爸的幫派的一個小嘍囉,幾年前因為一些事情被趕出幫派了。名字叫做徐點燃。我真的滿好奇作者取名的邏輯。

 

反正這個雜魚男配(其實很雜魚,但後面戲份有點多)放走了紅髮女,還談了條件,說自己能幫紅髮女除掉女主。雜魚男配想到的方法就是自己勾引女主,然後再讓女主涉入軍火走私,一個警察涉入這種案件,警界混不下去,也差不多身敗名裂了。紅髮女一聽覺得很爽,便答應會給雜魚男配金援。

 

至於白主帶女主回家後,女主三兩句就直接拆穿了白主就是男主的真相。男主也沒否認,但女主回想起一切,也不覺得自己是被騙了,相處的一切像跑馬燈一樣閃過腦海,自己該感動嗎?男主說自己平時都是靠人皮面具來改變形象,知道他真實身份的人是少數,而自己跟紅髮女的父親有點交情,所以紅髮女才稍微了解一點。男主很慶幸在恐嚇信之後,管家自作主張找台灣警方幫忙,這才能認識女主!但說到最後,女主還是沒有要接受男主感情的意思。

 

女主回到自己住處後,接到長官電話。那天警方到現場後,根本沒看到紅髮女。當然啊,被人劫走了嘛。女主道了歉,覺得全身無力。

 

三個月後。

對就是三個月後,這三個月間,女主跟男主完全沒有交集,女主瘋狂的工作,搞得自己滿身是傷,是長官看不過去才逼得她休假兼養傷。休假期間又碰上了男主,男主還是溫柔且強勢的宣告他想得到女主,女主還是不太肯。隔天女主就銷假上班,想繼續瘋狂的工作。長官想想就交給她一個跟俠客居的合作任務,登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誤),既然女主一直躲男主,男主乾脆用組織的名義自己接近警方提出合作了。長官說俠客居的白主找上了自己,懇談一番,自己才答應合作,當然自己也知道白主的真實身份就是男主!能夠成為少數知道祕密的人好開心呀~~~

 

確定要合作之後,男主不經同意,先進到女主的家中等女主回家,後來各種勸說女主一起合作。

 

其實合作也沒什麼,之前雜魚男配就想拐女主愛上自己,女主要做的就只是配合作戲假裝對雜魚男配有意。中間因為女主擅自行動提前接觸到雜魚男配的關係,男主有小小不開心,但男女主角談話時,總是難免動手動腳(我是說男主xD),但最後男主有停手,兩人把話題拉回到合作這件事情,女主還提到雜魚男配對自己示愛。

 

後來女主做了一場春夢,驚醒後衝進浴室沖冷水讓自己冷靜。後來回憶著種種,突然發現感覺變得清晰,嗯,大概就是確認自己愛上男主的意思。

 

後面大概就是看女主裝花痴,假裝自己對雜魚男配有意思。雜魚男配就不知道那來自信,看了還滿好笑的啦,沒什麼智力但卻擁有謎之自信的男角,可能就是不討喜的白鳥麗次吧。

 

男主對女主說:扮個撈女真是委屈你了。

真的很久沒看到這個詞了

 

 

反正男女主角感情加溫,當然男主也查到紅髮女跟雜魚男配勾結的事情。有天紅髮女找上男主,故意說女主好像跟黑道混在一起,真是太有眼無珠了,還是自己比較好。但男主當然四兩撥千斤帶過,不為所動。男主聽完紅髮女把事情都說出來後,也不忘告訴她,其實女主跟雜魚男配那一切都是做戲唷,都是我們設計的。事後警方順利逮到軍火走私的幕後黑手,男女主角感情也確認,兩人在一起了可喜可賀。

 

 

總之就是可以打發時間,但因為我對男女主角感情無感,所以劇透中對於他們的感情轉變我也很懶得提。至於驚豔跟輕狂這對配角,其實戲份不多,我覺得也不算有多影響劇情,所以他們的書我大概不會想看。

 

書中有一段在男女主角離開某個地方後,有個少女跟在後面觀察他們,還蹲在路邊拿出紙筆記下然後有個叫獨孤漠的男人詢問少女想做什麼,發現少女只是在記一些有的沒的後就沒再追問。突然插這段劇情感覺有點微妙,好像是為了系列作鋪梗的感覺,說是路人,但卻都有名字。但因為這本實在算不上太有趣,所以就算這組突然出現的小角色真的有書,我應該不會看。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