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預算師
作者: 花暖 
出版社:新月文化 -花園1363(2010/06/24)
ISBN: 9789862422168
字數: 55,131

 

讀墨電子書

 

蔚綾相信自己肯定犯太歲而不自知,才會惹到這個野蠻人,
明明九年前只見過他一次,他卻一副她忘了他罪不可恕的模樣,
先是在好友的婚宴前夕將她扯入泳池裡打算「謀殺」她,
現在再陰魂不散的成了她的工作夥伴,
雖然大至市府,小至市警局,還沒有她搞不定的人,
但要她協助從國外回來當市府預算師的他,卻是她苦難的開始,
他大爺惹火大老們後拍拍屁股走人,她去替他道歉收拾殘局;
他請客不看時間地點吃得盡興,她就餓肚替他向媒體大哥賠罪,
現在他搬到她家對門來,命令她要載他回家,從此人生變黑白,
然而他不是和她犯沖嗎?看到前男友來找碴,他竟替她出頭?
應酬時還屠龍的揍了色迷迷想要吃她豆腐的副座,
更幫她打掃、做菜給她吃,對她的飲食習慣和過敏原瞭若指掌?
這總總的一切,讓她狐疑自己是不是……漏掉什麼重要的事了?

 


 

男主角:姜武霄
女主角:蔚綾

 

個人喜好:4

 

關鍵字:久別重逢、失憶、創傷後壓力症候群、911

 

其實我有點忘記去年讀的時候到底是哪裡打動我了,那時候一起租的書還有花暖的《單蠢禍水》(心得:【書】《單蠢禍水》by 花暖 / 新月 / 2010,去年覺得單蠢比較普通,野蠻預算師比較好看,但我也忘了當時為什麼不挑比較好看的來寫心得分享(可能是吐嘈比較好寫,推薦比較難)。

 

我對姜武霄的第一印象就跟蔚綾一樣,覺得這傢伙很討厭,什麼年代了說那什麼話。

 

男女主角初相識的氣氛很糟糕。蔚綾的好朋友跟姜武霄的堂弟交往五年,但姜堂弟因為喝醉不小心跟別的女人一夜情,最前面就是情侶鬧分手,蔚綾與姜武霄分別為情侶雙方代表,針對這個狀況展開一場該原諒還是該分手的辯論(並沒有)

 

蔚綾幫著自己的朋友指責哭哭啼啼的姜堂弟,而姜武霄覺得怎麼可以勸合不勸離,認為蔚綾實在莫名其妙。於是姜武霄這樣說,「不過是酒後亂性,而且也僅此一次,不用小題大作。」

 

就這句話讓我對這個男主角第一印象不太好。怎麼會是小題大作呢?都睡別人了還小事嗎?姜武霄認為堂弟蠢歸蠢,但還罪不致死。總之雙方因為立場不同,初次見面就十分火爆。

 

後來呢,蔚綾的朋友決定原諒哭哭啼啼的姜堂弟,都已經在一起五年,大概真的是無心的過錯,朋友決定再給他一次機會。

 

要不要原諒那都是當事人各自的選擇,所以蔚綾雖然不能理解,但她認為若是結局是好的,硬要找出答案也沒有意義。

 

再後來911事件發生,姜武霄在世貿附近遇見失神的蔚綾,雖然初見不愉快,但總是有一面之緣,他一時心軟收留了狀況怪怪的蔚綾。他不知道蔚綾到底看見了什麼,但總之也不忍叫蔚綾回家,就一直收留著她。後來他找時間問了認識的心理醫生,醫生猜蔚綾可能是PTSD。收留久也收留出了感情,因為蔚綾對於生命消逝似乎很害怕,每天晚上都窩在姜武霄身邊睡,終於某天擦槍走火了。姜武霄原本繼續忍耐,但蔚綾突然說話了,說自己知道他是誰,也知道自己在幹麻。但我覺得她還是不清楚就是,只是像在某個瞬間想抓緊活物(?)

 

姜武霄隔天春風滿面去上班,豈知突然接到家裡火警的通知,然後蔚綾就這樣消失了。他因為心軟收留了一個曾跟自己針鋒相對的女人,也愛上她,然後她就消失了。

 

九年後

 

姜堂弟與蔚綾的朋友回台灣準備結婚,找了蔚綾當伴娘。也是因為這件事才讓蔚綾又見到姜武霄,但蔚綾什麼都不記得,想了半天才想起在咖啡廳為今日的新人談判分手那件事,在那之後的事情她都忘了。蔚綾的朋友告訴她,在911之後,蔚綾突然消失,姜武霄也突然跟大家打聽她的下落。年年打聽,年年落空。

 

兩人的緣份當然不僅僅止於此,後來蔚綾發現姜武霄被找來把關預算,從此兩人接觸的機會更多了。回家後發現隔壁搬來新鄰居,哎呀又是姜先生。蔚綾看著搬家工人搬著一組沙發,心中想著那組沙發很好睡,同時又困惑為什麼自己會知道的那麼清楚。

 

姜武霄好不容易又遇見蔚綾,當然不可能放棄這個機會。他又聯絡了心理醫生,確認蔚綾的狀況可能是因為壓力症候群導致的失憶症,不過蔚綾有沒有想起當年的事情其實不重要,他心中覺得只要自己能夠陪著蔚綾就好。

 

看到這邊,我已經忘了他在一開始說過什麼酒後亂性沒什麼大不了這種很爛的話了。果然第一印象不能代表一切。

 

中間過程略過,兩人距離越來越近,某天終於又擦槍走火,這一次蔚綾在很清楚的狀況下跟姜武霄發生了關係。不過並沒有那麼順利,蔚綾在睡前小聲說了一句慶幸姜武霄還活著的話,這句話讓姜武霄又想起當年蔚綾不告而別的事情。他很害怕蔚綾又消失,但也害怕蔚綾會想起當年看到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蔚綾究竟當下見到什麼,他只是想陪著她。他沒辦法把心思講那麼清楚,只能問蔚綾要不要跟自己同居(其實你們也只住隔壁),蔚綾拒絕。兩個人就這樣吵架了。

 

後來蔚綾到機場接一個同事,順便跟同事數落了姜武霄。同事附和著跟著數落了姜武霄,把他講得十惡不赦。蔚綾反而心軟幫著說其實也沒那麼糟。

 

這招我要學起來,以後朋友來數落男朋友或老公的時候,我就跟著數落,然後朋友就會說其實也沒那麼糟。 我:這樣子你可以回去和好了吧(想得很美好)

 

結果蔚綾跟同事途中出了車禍,這場車禍讓蔚綾想起所有當年的事情,當然也包括自己在911後一直躲在姜武霄家裡,還跟他發生關係的事情。姜武霄一直都記得自己,過這麼久之後也還在意自己,結果自己很混帳的什麼都忘了。

 

姜武霄從同事那邊得知蔚綾狀況怪怪的,馬上追問蔚綾是不是又開始煮東西又這樣那樣,然後他確信她想起來了。只不過蔚綾沒辦法馬上面對那個被自己一忘了好幾年的男人,但同事勸了她。

 

同事這樣告訴蔚綾:
「我要跟妳說的是,愛一個人不是只愛他的一部分,愛情是全部,對方的缺點也好、優點也好,人生中最光榮的時候也好、最低落的時候也罷,這些全部都是妳必須接受和面對的。反之亦然。」

 

那個願意接受蔚綾的人已經出現了,所以去吧!面對他。

 

她還是鼓起勇氣見了姜武霄,順便告訴他當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才是去年的事情,但我真的忘記那時覺得好看的原因在哪。可能是男主這麼多年都不放棄追尋,這麼多年都還把女主放在心上,然後完全被忘記實在太心酸了吧。重逢之後也不在意對方能否想起自己,而是在意這次能不能陪著她。

 

然後男女主角的工作都在市政府,所以可能可以列進職業是公務員之類的書單吧。

 

 

    淘之樂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